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聊聊交换心理。

内容如下——


问:交换心理是绝大多数人非常底层的一种假设。

在生活的方方面面都有交换,从商品到服务,从个人到国家,甚至在亲密关系当中,也有人提出所谓的社会交换理论。

有时候,人们做一些事情,心里也隐隐地期待着回报、收获、赞许等等。你看,这个交换心理多么的底层、多么的普遍。

Cico,你怎么看待这个交换心理?

C:交换跟自我一样,无处不在,非常的细微。

交换是什么?交换天然存在吗?还是交换本身就是一个概念,一些理论,就好比上帝、各种意识形态一样,是个概念,是个画面,是种形式。

交换体现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似乎对于大多数人来说,生活就是一个交换的过程。

交换,谁跟谁交换?你跟我交换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咱们俩分开着、隔绝着。

所以,交换意味着就是自我之间的一个互换活动。


问:交换在人类的历史上很久很久了,从最初的以物换物,到货币交换,有几千年的历史,根深蒂固。

放眼整个自然,万事万物构成一个很大的循环,是一个过程,但未必在两个物种之间,立马就有交换。

C:你看,蜜蜂采蜜,蜜蜂可以通过花蜜来壮大族群,养育更多的小蜜蜂。同时,花朵可以利用蜜蜂采蜜,来把这个花粉传播得更远,也利于花这个物种的繁殖。

这是一个自然而然发生的事情,它不在我们的想法之内,即使我们不想它,它依然存在。

但怎么想,这变成我们人的问题,我们把它投射为「交换」,蜜蜂和花的利益交换,好像蜜蜂有个自我,花也有个自我。

我们还给它取个好的名字——拟人化,自己骗自己,你看。

在我们人类社会,各种形式的交易也存在。远古时代,人类需要在一起,为了生存,可能存在一定的交换、交易,这样大家都能够吃到食物,能够更方便的获取生存所需。

但为何这样一种交换、交易的现象,却这么容易上升到一个心理概念,进入到了我们的心理领域,是吧?





问:现在这个社会方方面面,都有交换,从两个人之间到两个国家之间,全球化、贸易自由化……太多的交换了。

在这么一个大环境下,你说要放下交换心理,真的是不可想象。

C:咱得先去看一看,这个交换究竟意味着啥?

让交换变得有效率,就要建立一个价值体系,否则没法交换。

交换意味着衡量、比较,意味着等价不等价。

你看,人类把这样一个交换的想法、概念,玩得非常复杂、非常细,很多人内心完全陷入到这样一个交换的细节里面,各种的明码标价。

整个人类都完全陷入到这样一个交换的套路里面,这里咱不说交换是好是坏,但咱们得看清交换意味着什么?

当人类陷入到这样一个过于繁琐、过于精细的交换过程的时候,这个交换过程也变成一个构建自我的过程。

交换意味着什么事情都可以通过交换来完成。

你看,人类引入了货币,货币极大地促进了交换,由货币所衍生出的欲望,也是越来越多。

你可以通过货币这样一种共同的交换载体,能够在理论上想干嘛干嘛,想交换啥交换啥,这极大地促进了自我的扩张。


问:这里隐含着一个概念,就是占有和所有,这东西得先归我所有,我才能和你有的东西进行交换。

C:没错,交换意味着拥有、占有。

交换进一步带来投机心理,当一个内心完全被交换所控制的时候,TA只想占便宜,因为在计算得失,是吧?

而整个的得失、定价也是一套思维模式。

在这样一个思维体系里面,衡量、比较、定价、计算得失、占有,这是一个彻彻底底的自我的游戏。

“我”通过积累财富,积累钞票,在理论上可以交换任何的东西。

这个自我因此变得更加的放肆,通过这种方式来不断的扩张,你看,整个资本主义不都是这一套,希望能够让自我很爽的游戏吗?

但现实是另外一回事。通过这种交换所带来的那种自我扩张的想象,以及从那种想象中所获得的愉悦,其实就是一种自我欺骗嘛。

因为现实跟这个没关系,真实的场景跟这个想象的场景是两码事。

可以这么说,整个资本主义的发展来源于自我欺骗。
在这样一个交换的内心状态下,内心变得极其躁动、贪婪、患得患失、不安全。

问:你说的这些问题,有时候又表现出一种上进、所谓的勤奋、努力,或是进攻性,为了钱,什么事都干的出来,唯利是图。

C:这不都是自我欺骗的假象吗?

这种由交换心理所带来的内心冲突,所迸发出的极其破坏力的能量,变成了加班加点,变成了上进,各种人性的扭曲;

这种能量也变成了压榨别人、剥削别人,从这种压榨和剥削里面,寻求那么一丁点短暂的愉悦。

当整个内心被这样一个交换的心理所控制的时候,这个内心就是去逐利。
从这种逐利中,汲取一点愉悦,这个内心完全丧失人性,这是整个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




问:听你这么说的话,放眼这个世界,很多问题在根源上,都和这个交换心理有关系,撇不开干系,而这个交换心理再往深追溯就是自我。

C:因为自我,你我分割,我是我,你是你。在这样一个基础上,我们才可能有交换。

当我们彼此没有自我,当我们彼此充满爱的时候,你考虑过交换吗?

当一个人真的内心有爱的时候,TA真的有交换吗?

当一个人真的有一个特别喜欢做的事情,TA需要去交换吗?

我真的为你好,我真的需要跟你交换吗?

你真的为TA好,你真的需要跟TA交换吗?


问:当心里有爱的时候,内心极其的安静、寂静,什么想法也没有,只是去做,也不会想着,“哎呀,我不求回报”。

C:对,我不存在,还想着我不求回报,这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你看,我们人类就被这些思维套路所困,各种的自我欺骗,在这样一个交换的思维套路里面,从中占便宜,的确能够带来一些愉悦、短暂的愉悦,所以一个人要不断的占便宜,不断的唯利是图,希望能够让这种愉悦留下来。

但我们得看看现实,在这样一个交换的套里面,内心可是从来没有真正的安静过,躁动不安,各种的不安全,各种贪婪,想要更大的野心,控制,暴力,各种的无耻,各种的扭曲,都和这个自我和交换脱不了干系。


问:那现在是这样,当一个人真的感知到了,哦,这个交换心理,这个自我带来这么多的问题,这种感知就可能让TA对世界的看法呀,决策呀,行为呀,都发生变化了。

不知道有的朋友会不会有这样的想法:哎呦,不交换了,之前都是交换的,现在不交换了,那意味着什么呢?

意味着“我”一味地付出?如果碰上唯利是图的小人,一味地让TA便宜?

这些想法、画面很有可能浮现出来。

C:各种非常荒谬的想象会自然的浮现,在干扰一个人看清这样一个现实。


问:在这个思维转轨的过程当中,人的自我和想法一直在干涉这个转轨的过程,自我持续欺骗着,对这些想法,你有什么看法呢?

C:首先,我们得问问一个人,你是否真正感受过,做事情的快乐。

当你内心有一个交换的念头的时候,那个交换的念头来左右你,你的很多能量都浪费在这个交换上,你并没法去真正全然的感受当下,感受做事情的快乐;

这不是个理论,这需要你亲自去看到这一点,在你的生活里面。

这个世界充满了各种的交易、交换,那我不管,我的内心能否没有任何的交换?

这不代表我变成一个傻帽,可能我还得去玩这样一个社会游戏,不让自己生存出现危险。

这个世界的疯狂在于,这个交换把人的生存都绑在一起了。

这样一个社会的残酷性,你能否立刻看到?

这种荒谬,这种可笑,这种自我欺骗所带来的对整个人类的破坏。

若我看清了,那我就得玩这个游戏,但同时我能否内心里面没有任何交换的概念?

我能否简简单单的生活?

我能否觉察周围各种的引诱、企图、利用?

能否制衡这一些?但能否同时内心里面没有任何这些交换的概念,来左右我,让我产生新的欲望、贪婪、算计、恐惧、不安,被金钱奴役?

能否即刻从这样一个交换的思维体系里面走出来?

能否觉察到交换在生活方方面面的展现,就像自我一样。

你看,自我在的地方,都是交换的地方,不是吗?

互相利用、互相指责、互相欺骗。





问:听到这番话,如果一个人真的放下交换心理了,那可能很多之前不会做的事情,现在可能会去做了。

因为当人在交换的套路里,就会觉得,这事肯定不能成,因为没有交换发生啊。

但是如果放下这个心理了,这个思维的枷锁就解开了,哎,这事儿说不定也能成啊。

C:可以这么说,交换心理压抑了每个人内心的激情。

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生的热爱,或者说压抑了每个人的爱。

在交换中,爱没有了,爱流失了。

在交换中,有的是钱,人性没了。


问:谈到这里,过去我们一再遇到的问题,又浮现出来了。

如果我放下交换心理,但别人还持有这个假设,那怎么办呢?

C:那你还想跟这些人在一起吗?这是你的新的欲望吗?还是被自我所欺骗?

当你真的放下这些东西的时候,你的内心会告诉你、引领你该通往哪里。

问:应该是一片很自由的天地。

C:自由、广阔、无拘无束,充满了热情、激情和爱。

跟谁在一起并不重要,自我寻求陪伴,寻求所谓的共鸣,在这样一个时刻,自我也会出来呐喊一声,为了能够让这个自我欺骗持续下去。

放下这个交换心理去试试,人生会怎样?

你会被饿死吗?

你会被孤立吗?谁孤立谁啊?

整天抱着这些想法的概念,人没有快乐过,没有平静过。

劳碌一生、蹉跎岁月,咱得看到这个现实。





问:说到这里哈,如果我们眼前有个镜头的话,把这个镜头再拉的远一些,跳出人类的交换游戏,来看看我们在这个地球上的生活,人和自然的关系。

从太阳给予的能量,到地球肥沃的土壤,水的滋养,还有空气……

C:这一切都在自然的循环,却发现,哎,有个终点,居然有终点。

问:人在打断这个循环,人是从自然当中索取很多很多的,但是真正回报了什么呢?

人类把土地圈起来了,这一片是这个国家,那一片是那个国家,这一亩三分地是我的,那一亩三分地是你的。

C:咱们来交换——这地是我的,不对,这是我的——开始打仗、战争、杀戮、指责、侵略。


问:一切本来都没有价格,因为人类的自我,一切都变得特别复杂。

人类把这个循环给切断了,因为整个的循环变成一个内循环,人类被这个交换所绑架。

在交换中,每个人都想获得更多,你也想占便宜,我也想占便宜,怎么办?

你也想要,我也想要,没了,怎么办?抢去,对吧?

各种的抢。


你看,在人类内部,资本主义,西方向东方的扩张是这种形式;

从整个人类看,整个人类对地球的破坏,都是一回事。

只有我们真的能够走出交换的圈套,去给予,真正的爱是给予。


当我们每个人去给予的时候,人类会变得特别的富有,这个地球也会变得真正的富有,我们人类才能够回归到自然,让这个循环真的恢复起来。

所以,即刻我们放下这些交换心理,即刻熄灭自我,即刻跟自然再次连接起来,否则这一生毫无意义,真的是毫无意义。


问:交换也是让它适得其所?

C:我宁可说,让交易适得其所,我干吗非得有这样一个交换的心理呢?

这个世界需要一个彻底的变革,突变,否则这样下去,问题不会消失。

问:易和换,都是换的意思,就是说,语言只能说到这里了,剩下的,每个人自己去探索吧。





C:说到这里,我们还得看一看,

交换,这样一个概念,让我们人变得极其渺小,小气,狭隘。

你看,这个世界绝大多数人被框在里面,给钱干事,不管干的是对的,还是错的,只要给钱就干事。

我们人类活得如此的窝囊,如此的狭隘。

这样一个状态,必然会出现各种的冲突。

你看,战争、政治运动、各种人的问题,小到家庭里面,大到国家之间……


问:说到这,大家可能要问了,那我得生存吧,我得出去劳动赚钱,生存啊,维持生存,买吃的、买喝的。

C:如果你只是为了生存,我想你不会有那么多问题。

但如果此刻你有那么多问题,你是不是得看看,除了生存,你还在想要些什么呢?

咱们一起去理解这个事情,意味着每个人都要去深度觉察这些自我欺骗。


问:还是想去换到更多的东西,但是掂量一下手里所有的这些东西,好像不够,这怎么办呢。欲望来了,各种问题都来了。

C:大家希望能够从整体理解这一切,让内心即刻大气起来,大气地过人生,提防任何的一切的小气。

制衡一切的小气,方能彰显一个人的大气。

问:说的好。

自己不小气,但也得去制衡别人的小气;

自己能放下自我,但也要能够制衡对方的自我。

千言万语说到最后,又是那个字——我。

透彻地理解了这个字所对应的那些东西,

我们的冥想之路也就拨云见日了。



不知道大家听了这期节目有什么样的一个感想,很高兴能和大家一起去探索这个话题。

这样一段对话未必像电影、综艺、笑话能给大家带来强烈的刺激,但是一定会让头脑更加的清晰、清醒。

好,我们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交换心理 · 上》     《空谈 · 交换心理 · 下》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