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欢迎加入空谈,本期的话题是谦卑,内容如下——

问:今天的探讨可以从这么一个问题开始——

有朋友说,冥想的状态时常会出现反复,时进时退,正如Cico之前提到的,一念回到解放前,这个觉察不是一劳永逸的状态,它也在变化。

对于这个问题,Cico,你有什么体会和观察吗?


C:咱们这里所说的冥想,是一套全新的、跟之前完全不一样的生活方式——当然,指的是内心里面——

这种所谓的生活方式,就是带着觉察,全然地过好每一刻,让一切适得其所。

很多朋友接触冥想,都是为了先解决自己的各种心理挑战。随着练习的深入,之前的各种困惑和挑战都在消除、消解,当然,这是好事情;

但另一方面,当内心从这些挑战中解脱出来之后,内心的状态也都变了,新的挑战可能也会出现。

你看,这种冥想所带来变化,可能会让一个人挺高兴的,这也容易着相,变成一个新的画面。

大脑就不自觉从这样一个画面中,又开始继续汲取愉悦,结果呢,觉察没了。遇到新情况的时候,那新的挑战、新的问题又出现了。

你看,大脑就是这样,非常容易产生画面,也很容易执着于画面。


冥想,就是在每时每刻全然地观察,全然地过好这一刻。

之前,很多朋友处在逆境的时候这么做,能够把整个内心的颓势扭转;但一旦内心进入到顺境状态,能否继续这么做,变成一个挑战。

在所谓的顺境中,大脑有各种令人愉悦的画面,大脑又开始积累新的画面,这种自满的心态又逐渐出现了,觉察也就没有了,直到问题出现。

所以,这整个过程就呈现出一种反反复复、进进退退的状态。





问:那就是说,在一念之间,这个内心的动作很重要,在每一念都保持这种谦卑。这种谦卑,其实也是一种未知的心态。

C:没错,在每一刻,全然地观察,意味着内心不能执着于任何的画面,一个没有对任何画面产生执着的状态,就是一个所谓的谦卑的状态。

一颗未知的心是一个谦卑的心。只有一颗谦卑的心,才可以去观察、去理解内心。
可以这么说,整个冥想的过程就是一个练就内心谦卑的状态——聆听,观察,看清自性。

在日常生活中,面对纷繁复杂的问题、交互,找到解决方案,这都需要一颗极其谦卑的心。

相反,看看我们内心的各种问题挑战,都是来源于自满。自满意味着内心被各种的画面所劫持,那这样的一个心,必然会受伤。

你看,这些画面,包括自己的各种画面——家庭、名字、学业、工作、职称;

刚才说到,在冥想之后,关于冥想的记忆也在变成新的画面,或者说做冥想本身,又变成新的自我的一部分了——

“我做冥想,你没做”,哎呀,引以自豪,各种非常细微的心理动作,都在导致内心对各种新的画面产生执着。

所以,这种自满的状态非常容易出现,只要有画面停留,有愉悦产生,都会出现自满的状态。

所以刚才咱们也说了,整个内心各种的新挑战,都是来自于内心的画面,内心对画面的执着,都是来自于自满。

谦卑来自于清空,一旦一个人说“我知道了”,“我懂了”,那这个画面已经累积了。

冥想,是在每一刻、时时观察的状态。

“我懂了”,“我知道了”,意味着我不需要时时观察了。

因为实时观察、全然观察,意味着内心要清空,啥也没有,一个啥也没有的内心怎么会说它懂了呢?

所以,冥想,即全然的观察。全然意味着,保持内心清空的状态,不断地放下画面,也就是保持一颗谦卑的心。

问:做个小结,一颗谦卑的心,是一颗永远保持未知的心,一颗清空的心。





问:当我们对内心有了一点观察之后,可能比较心又升起了,比如,把自己的状态和别人比较。

C:若内心即刻出现比较,那比较本身意味着画面再次升起,这就制造了一个新的、内心可以执着于画面的机会。

一颗心若能比较,意味着它已经有了画面。它一定不是一个谦卑的心,因为谦卑的心是未知的心,清空的心,无从比较。


可以这么说,

一颗谦卑的心,没有任何的比较。
一颗比较的心,一定不是一颗谦卑的心。
在比较中,我们汲取愉悦;
在比较中,我们受挫,
在比较中,一个人不可能有同理心。
同理心只来自于一颗谦卑的心,没有比较的心。

问:而且比较意味着过去、画面、衡量、时间,就像一张网一样,提起任何一个点,到最后提起的都是整个自我。

C:没错。

你看,这整个世界,放眼望去,普遍缺失谦卑。

整个世界,无论东方还是西方都坠入到各种技术进步、经济进步的数字衡量指标中。

在这样一个社会心理构架里面,人,很难谦卑。

一颗谦卑的心,
没有任何的社会心理框架。

这个世界,特别是西方世界,基于自我所构建的整个西方社会,充满了各种的傲慢、各种的问题。

相比西方社会,中国社会整体看似还是很低调,但自满情绪也是普遍存在。

对于一个个体,活在这样一个世界上,能够没有任何的冲突、矛盾,意味着得极其谦卑地活着。

谦卑不是低下,不是卑微,谦卑来自于看清自性,这是真正的自信。

不卑不亢,这是人生的大智慧。





C:一个人,但凡被整个社会框架套牢——特别是在社会上有了一定地位、财富、资源的人——在整个社会框架的比较体系里面,内心很容易变得轻浮,很容易自满。

当内心出现问题的时候,这些自满、这些轻浮本身,反而会阻碍一个人能够去全然地观察,全然地看。

也可以说,一个大的自我本身变成了一个阻碍。





问:当你提到这种情况的时候,大脑很容易想到一种相反的情况——有些人的自卑情结很明显,那和谦卑有什么不同呢?

C:这个所谓的自卑,也是来源于自我,对自我这个画面不满意。在各种比较中,各种的受伤。

这颗心原本是一颗自满的心。在这种比较中,要么自满,要么自卑,跟谦卑毫无关系。

谦卑没有反义词,就像爱一样,同理心一样,同理心没有反义词。

那些不谦卑的人,要么得意忘形,要么失意落魄。
一颗谦卑的心,
意味着自我压根就不存在。

可以这么说,一颗谦卑的心,意味着没有自我,自我不存在,在那种状态下,失意、得意也只不过是这么描述而已。

所以,在自我生成的世界里面,充满了各种的伤悲——自傲、自满、自卑;

在自我之外的世界,那个更为广阔的、无边无量的世界是由一颗谦卑的心承载。





问:简单回顾一下这次探讨——

一颗谦卑的心是

一颗未知的心,

一颗清空的心,

一颗没有比较的心,

也是一颗走出了各种社会心理构架的心,

一颗无我的心,

一颗无边无量的心。

好,关于谦卑,咱们今天就聊到这儿,咱们下期再会。

C:咱们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空谈 · 谦卑 · 上》     《空谈 · 谦卑 · 下》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