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空谈」首期节目中,Cico分享了其在过去365天,全身心地探索冥想的心得。

这一年的冥想,和他此前在数学、生物、计算机、人工智能和英语等领域的积累相互激荡、倍增,让他的内心发生了一种剧变。

每天都有很多灵感,每天好像都有新的神经回路在脑海中形成,而且是跨区域的。

如果非得用一个词来形容这一年的变化,他的选择是「爆炸式」。

回顾这一年,内容如下——



内容要点——

  • 全身心练习冥想一年,他都做了什么?
  • 一年之前,为什么开始冥想?
  • 起初对冥想是否有怀疑?
  • 冥想到底是什么?
  • 冥想和信仰之间是什么关系?
  • 冥想是心灵的防身术
  • 冥想并非高不可攀,适合所有人


全情探索冥想的一年,都做了什么?



问:冥想这一年,你都做了哪些事?


C:主要做了以下几件事情——

一是每天坚持冥想。每天早晨起来,我第一件事情就是冥想。起初十几分钟,后来逐渐延长到1个小时。在白天和晚上,工作间隙或心情波动的时候,也会短暂冥想。起初是跟着冥想语音引导,后来逐渐脱离语音。


二是精读冥想书籍。细读、慢读、反复读,做笔记、思考、和别人讨论。读过The Mind Illuminated,一本整合佛学思想和大脑科学的冥想书籍,从中初步了解了冥想的技术(注:随着冥想的深入,开始意识到冥想方法在整个内心探索中的位置,并彻底否定了书中的部分内容)。


三是参与课程、与人交流。在线上学习莱顿大学的De-mystifying Mindfulness,翻译为「解密正念」的Coursera课程。线下参加所在大学神学院的课程,关于冥想的多维度解读,和来自基督教、佛教等不同背景的学者、学生交流。

在冥想之后, 极强的清晰和确信感,自然浮现,开始每周举办一次冥想活动,分享对内心的洞察,把活动取名为Mindiverse(曼谛悟思),意为拥抱人类心灵的多样性。


第四,和这些练习、输入、交流相比,同样重要的是思考。冥想、正念打通了之前在很多学科的积累,每天,大脑都有新的神经回路在形成,而且是在跨区域形成,让Cico体验到一种前所未有的open-mindness(思考的开阔)。

每天所见、所闻、所感、所做都会触发很多思考、灵感、观点。每隔一两天,Cico会整理、记录自己的观点,日积月累,已近千条。


第五,在亲密关系的对话中——在开放而透彻的互动中——阐述和观察自己的想法。

如果把和冥想有关的练习、读书、交流、思考的时间加在一起,每天大约要花三、四个小时,几乎可以和Cico投入在科学研究上的时间差不多了。



问:冥想一年之后,你有哪些变化?

C:我感觉,自己更像是一个动物,而不是人了,这是最大的变化。这一年的冥想,让Cico抛弃了作为人的优越感,自己只不过是个动物而已。

具体说来,现在,自己更崇尚一种简单、明了的生活方式,就像动物一样,简简单单地活着。

这一年的冥想,如果用一个词来总结,就是让Cico体验到了一种spirituality,大致可以翻译为精神世界。

主要想说,在探索了多个学科之后,冥想让我开始探索精神层面,开始真正探寻生命的意义。


为什么开始冥想?



C:当时我遇到了很大的心理挑战。

我学了那么多东西,知道了很多东西。可能有点小骄傲地说,可能比大部分人知道的东西要多很多。但是,我并没有感到一种真正的舒适。

我会怀疑:为什么要学或是知道这些东西?我是谁?我学这些东西要做什么?在我的学习和攀登过程中,这些大问题不断在折磨我。

还有,在和别人出现意见纷争的时候,它给我带来很大的压力。有时候,我知道我并不喜欢那件事情,但还在装作喜欢。

我在想,大家都在装吗?还是我在装?这种生活方式迫不得已让我开始追求意识层面或是精神层次的东西。


我意识到,以往单一地追求知识未必是正确的选择,需要去探索其他的东西来了解人性,人的内心,行为,那些可能是更有意义的知识。

我有很多东西可以去怀疑,但是不能一直怀疑下去,我要找一种方式,把各种纠结的想法,要么消除,要么规整起来,来实现一种精神上的解脱。


问:从高中到博士阶段,你跨越了很多学科,能否说说这些学科对你的影响?

C:支撑我的最基本的学科是数学,这是多少年没有变的东西。数学引领我进入哲学大门,但是也蛮让我痛苦的,哲学这个东西挺玄的。



冥想,一次人生试验



问:一年之前,你为什么相信冥想的力量?那个时候,你对冥想也是一无所知。

C:在做冥想之前,我自己也在尝试观察内心(mind)的东西,当我尝试去了解冥想的时候,它说的东西和我的观察极其相似,这让我有一种非常强的共鸣


问:你刚开始在冥想的时候,对这种很古老、来自东方的智慧有没有偏见和怀疑?

C:有的,确实有。

由于从小被灌输科学观念,对宗教、信仰的东西,关注很少。但我意识到,它是有存在价值的,否则不会有那么多人去从事宗教和信仰的东西。

小时候,只意识到了禅修的外在形式,产生一些相对负面的看法,因为当时没有意识到它本质的东西,这种外在的偏见主导了我过去很多年的时间。

但直到开始冥想,才意识到,应该放弃这种偏见,尝试一下。因为冥想不是单纯的思考,而是结合思考和神经元层次的练习。当我尝试去放下判断和偏见的时候,很多事情就变了。


问:最初你是带着一点怀疑开始冥想练习的,慢慢地,这些怀疑是怎么消失的,是什么在巩固你对冥想的信念?

C:其实,我有很强的怀疑精神,但是当这种东西和我的观察很吻合的时候,我选择先信吧,如果最终发现没有意义的话,我可以再选择不信。

相当于我给自己做了一次人生试验,我就是自己的小白鼠。
但正是因为这种「信」,彻彻底底的信,让我在冥想初期就打开自己内心的闸门,不设防,发现一切都变了,后来才有了关于人生信仰的思考。


冥想到底是什么 ?



C:这个冥想的世界是很丰富的。具体说来是在整个静坐的过程中,我们的大脑在全然的关注,关注点在自然的切换。在冥想中,我们主要关注呼吸。

呼吸看似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其实是我们大脑的神经系统,各个神经元协调而形成的自主的行为。

看似是本能,但是往深里看,呼吸是各个神经回路协调产生的一种自主行为。


当我们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的时候,呼吸的细节开始浮现。很多之前难以体会到的感受,逐渐进入意识部分。

看似一个非常枯燥的呼吸,当你关注后,它会给你带来非常丰富的体验。

同时你的大脑开始关注,开始调整它的状态,去感受这个呼吸。


这个过程需要我们的调整。

因为我们平时的下意识是没有经过训练的,我们总是被突然而来的想法所打扰。这些想法,有时候是很愉快的体验,因为愉快,我们不当回事。

而有时候,我们会有不愉快的体验,包括我们很多过去的创伤,它会在我们内心平静的时候,冒出来,让自己很难受。

所以,这里有一个主观的分享:这是很多人愿意保持忙碌的原因,就是不想让这些想法打扰自己。


但是,通过冥想,可以做到的是当想法来的时候,接受,但是不和这些想法交互,依然能把注意力放到呼吸上来。

这个过程是一个训练,长时间的训练之后,大脑会形成一种新的思维习惯,下意识逐渐围绕呼吸,达成新的共识。

换句话说,我们更能轻松地专注,不被想法打扰。

这是简单说来,呼吸冥想能够提供的最直接的、能够用语言描述的一个作用。


问:也就是说,当你在冥想的过程中,想法来了,你不和它交互,好比是客人进屋了,就让它待在那,你也不理她?

C:只要你不理它,它就走了。

这种“习惯”确实很难用语言描述。

但是形成“习惯”后,你会形成一种非常强的平静感。

特别在困难的情况下,在一些特别激烈的场景下,依然能保持一种泰然自若,那东西是装不出来的,要么有,要么没有。


问:那就是说,在冥想的半个小时内获得的平静,也能带到日常生活中来?

C:它会逐渐进入的。因为那是一种对大脑的训练,训练之后,这种个习惯会保持下来,会带到你的生活中来。

当你真的透彻地去了解大脑的规律之后,你会发现,我们的这些问题来自于我们对问题的反应,而不是外界发生了什么。
在我们和外界之间,还有一个第三者,就是我们的反应,这个反应是可以调整的。
冥想的重要作用就是让我们意识到这个反应的存在,并通过训练下意识来调整这种反应。

很多东西很难用语言描述的,怎么说呢,冥想是一个非常值得考虑的事件。


问:就是说,冥想是一个体验式的,参与式的,你只有自己亲自去冥想,才能体会到一些东西。

C:一个人无法借用我们的语言去描述。

当我们的感受上升到人的意识层次和无意识层次之后,它已经不再是语言能够控制和描述的部分,它是我们底层神经元对外界信息的一种处理。



冥想和信仰的关系是什么?



问:冥想和信仰之间又是一种什么关系?

C:这个很复杂。冥想是一个物理动作,同时也涉及到对我们大脑神经元的调控。它更多的是一种技术。

价值观是信仰的一部分。我们要去追求什么样的价值观,需要用什么样的价值观来维持我们的生活状态。

通过冥想,我们可以找到,自己真正需要哪些价值观,信仰和自己之间的关系是怎么样的。

通过冥想,我们能找到一个非常清晰的脉络。OK,“我”需要这些价值观,“我”要坚定地信下去。

因为当我们真正去审视很多价值观的时候,其实没有对与错之分。当然,我说的是一定要去找到那些合适的价值观。

很多时候,我们还是能分辨出来,哪些价值观是有问题的。我们要去找到那些真正有意义的,了不起的价值观。(对于这些价值观)我们很难分辨出对与错,更多的就是我们要选择,去信它还是不信它。


问:我们为什么需要价值观?

C:如果你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与世隔绝,你可能不需要价值观。但是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非常动态的社会,人与人的交互非常丰富。我们还生活在一个互联网时代,信息极为丰富。

我们每天收到大量的信息、观点、评论,其实真正有价值的并不多,但是它们对我们的大脑产生了非常强的影响,会让我们的生活进入一种非常强的混乱模式。

我们需要找到一种内在的逻辑来指引我们的生活,来防止我们的生活继续乱下去。

如果你一个人生活,与世隔绝,你不需要(价值观),但是,我想,你不可能那样生活吧。



冥想是精神上的武术



问:通过冥想这件事情,能让每个人发现他的价值观吗?

C:能,通过冥想,能让大家更好地享受be yourself(做你自己)。现在这个时代 be yourself 真的很难,因为信息轰炸实在是太多了。

我们应该找到一种方式,来真正地呵护自己的心灵。

问:冥想就像一个透明的金钟罩吗?

C:如果说在七八十年前,我们有一战、二战,那是一种非常残忍的物理性的一种斗争,让人们失去了生命。

但是当那种战争消失之后,我们发现,其实它所对应的是我们精神上的暴力,那时候,精神上的暴力直接体现在我们的物理暴力上来。

很有意思的是,这种物理暴力消失之后,这种精神暴力一直没有消失,只是一直被压抑着,被法律、政治等因素压抑着,我们没有发生战争,但我们并没有消解精神暴力。


我们每个人、每天、每时、每刻可能都在经历这种精神暴力。
所以,冥想,在我看来,更多的是一种精神上的武术。它不是一个罩子,它是一套心法,让你从精神上来防身。


冥想适合谁



C:冥想并不是高不可攀,也不需要练就多少年。所以,大家不要轻易被别人说的“要练就多少年”而吓住。只要你尝试,你不会失败。

问:就像有人说的,最糟糕的冥想是你没做的那次。

如果你有那10分钟的时间,找一个舒适自在的地方,坐下来,闭上眼睛,关注你的呼吸,看看会有什么样的感受来出现。

答:初期可能需要一些指导,很快,你就会上道的。


问:你还有什么要和大家分享的吗?

答:这个时代,我觉得, 没有什么比平静和快乐更重要。

我们可能一直在为太多外在的因素而奋斗,事业、名誉、金钱。
但是想想我们内心最需要什么,无非就是平静和快乐。
我们生活在这个时代,保护好自己的心灵,享受此时此刻,这是我们唯一能够把握的状态和时刻。


注:

这是「空谈」第一期对话,首次录制于2019年4月,其中的个别语汇,在随后两三年,有所调整。比如,随着对自我观察的深入,对“我”这个字的使用,越来越慎重。

「空谈」是一个探索内心真相的对话栏目,关键词包括冥想、禅、正念、哲学、心灵、人生、解惑、认知、思维等。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冥想的第一年》  )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