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我们来聊聊生存焦虑。

内容如下——



问:生存焦虑解释了很多行为,比如,为缓解焦虑去读书、报班、学习、考证等等,总之,想让自己变得更好、更快、更强;

即便有的人已经衣食无忧,但心里仍然有这种恐惧。这个问题有解吗?

C:当然有。

解,在每个人的心中,问题是大家愿不愿意去解,是另外一回事。

在这种生活方式下,生存焦虑只是一个侧面,但同时也有各种诱惑在吸引着你。

如果你选择告别生存焦虑,也可能意味着告别各种诱惑,你愿意吗?

今天,咱们一起看看究竟什么是生存焦虑?它的整个构架是什么?它的本质是什么?

我们来一起观察它,理解它,不需要用任何的理论来演绎它。各种理论只是对这个问题一种扭曲的阐释。

我们就去观察它,带着一颗非常新鲜的心去观察焦虑,这种特殊的焦虑——生存焦虑。

当我们加上「生存」这两个字的时候,似乎焦虑变得非常重要,因为它跟生存有关系。

但「焦虑」和「生存焦虑」真的有差别吗?

不需要同意我或不同意我,大家每个人去观察。


焦虑 · 想法 · 自我


C:焦虑是什么?

焦虑,是不是恐惧?

就是恐惧,对吧?

恐惧有几种?

有生存恐惧,工作恐惧、社交恐惧……我们可以用各种名词来划分,但有意思吗?你看,恐惧就一种,就是恐惧。

恐惧来自哪里?

恐惧只来自于想法,是不是?

恐惧是对想法的一种反应。

想法滋生恐惧,恐惧来自想法。


问:可能我会担心我的消失,我的受伤,我会经历痛苦……

C:自我是什么?

自我是关于你的各种画面、想法的集合。你的身份,你的地位、你的收入,你的穿着,等等等等……各种过去的画面、想法、符号的集合。

你是中国人,你说中文,这些都变成想法、画面,变成你自我的一部分。

自我是各种想法和画面的集合。说白了,自我还是想法。

所以说,想法滋生恐惧,恐惧只来自想法。

当人焦虑的时候,人感到害怕,是谁感到害怕?害怕什么?

“我”害怕,害怕失去工作,“失去工作”是个想法,“我”也是个想法。想法害怕想法。说白了,我就是害怕,害怕就是我,一个整体的状态。

整个自我就是焦虑,整个焦虑就是自我。


你看,当自我被唤起的时候,人完全被自我隔绝,各种的想要,各种的找寻——

我想找到一种方案,让自己不焦虑;

我想要一种自由的职业,想干啥干啥,钞票大把的赚;

我想学这个,学那个;

我要变得更好更强,更优秀,让别人仰视我;

我要追求一种安全感,我要感到极度安全,那才爽呢。

你看,在这样一种自我被唤起,并完全被自我隔绝的情况下,这些想法层出不穷。

当然,这里面有很多细节,很多套,不太可能在今天这一期节目中一一解完。


但大家要观察到,当一个人自我被唤起的时候,被自我所对应的焦虑包围的时候,整个人是彻底被隔绝的:

你听不到外面的声音,看不到生活的美,整天只想着安全感,想要变得更好更强,各种比较衡量。

你有没有发现,在这样的场景下,你的大脑是多么的渺小,被局限在这样几个车辙里面动弹不得?

在这样一个爬梯上,要变得更高、更好、更强。因为只有这个爬梯,你才有衡量,有维度来测量自己,跟别人各种比较。

问题是,你不断的爬升,不断的所谓进步,这种不安全感依然存在。

当一个人完全陷入到自我的游戏中,怎能解决焦虑问题呢?


社会 · 爬梯 · 焦虑


问:我们来看一些能够触发自我的这些因素,其中有一类是,很多中国人活在一种高度相似的现实当中。

在这种现实当中,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孩子优秀,是一个理想的生活目标,很多人为之奋斗,有了方向、衡量和比较,所以就产生很多的竞争压力。

C:你看,中国这么庞大的人口,都挤在那么几条梯子上。

放眼望去,这个世界广袤无边,但大部分人都挤在这几个梯子上爬,这导致了大家有高度相似的现实。

人在这样一种高度相似的现实下,互相影响,误以为这种现实就是事实,就是真相。

现实是内心世界对外部世界的投射、理解,这一群人有着非常类似的对外部世界的感知,而这样一群人恰好有生活在一个社会上,相互的影响,相互的交互,互相加强,以为这个现实就是生活的事实。

各种课程、书籍、资讯,教你如何爬梯子,但没有人告诉我们该如何度过每一天,过自己的人生。


什么是梯子?

大家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形象——各种的社会构架、等级、阶梯、所谓的上升通道等等。

问:就好像打游戏通关一样,你做到了某些事情就会得到某些奖励。

如果违反了规则,可能也会得到惩罚。

C:所以梯子是一个游戏规则,对不对?

它是我们一个内心的构架,在生活中你看不到这个梯子,它在我们的现实中是不存在,但是它却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面,都是心理构架,也正是这些梯子构建了这些社会,对不对?

说白了,社会就是一个心理构架。

再说白点,社会是一群想法,一群概念在一起。

咱们刚才说到,想法滋生恐惧,恐惧只来自想法。

社会是一帮想法/概念的集合体,如果一个人的内心完全依赖于社会,恐惧怎能避免?

大部分人没有觉察,所以内心完全基于这个社会来运转。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焦虑不可避免。

除非我们向内观察,观察自己的内心,理解内心的规律,让你的内心结束这种依赖。

不是说你整个人离开社会,而是让你的心离开社会,你能不能做到?


问:这是一种什么状态呢?在这个社会中,我有一份谋生的职业,有家庭关系……我人在这个社会当中,但心不在社会当中?

C:还是那10个字嘛,身在游戏中,心在游戏外。

人生活在社会中,但心不被想法约束,不被任何的心理构架约束。心,生活在无边无量的状态。

当你能够透彻的观察你的内心世界,你就知道该怎么玩了。


解脱 · 清空 · 自由


当你内心不在想法里的时候,你的人生在另外一个维度。

无论在这个游戏里得到或者失去,你不在乎,它不影响内心的平静。

这需要每个人有一个非常细致的内心。因为生活中,你总会遇到各种各样的情况,你需要让内心变得极其得细致、敏感,但同时平静。

这种状态是不能想象的,因为它不在想法之内,也无法用语言来描述。

我们能做的就是每个人观察内心世界,让内心变得极其得细致、敏感,同时平静。

每时每刻用一个新鲜的心过生活。

在此时此刻,不带有任何的知识、经验、理论,用一个新鲜的心来感受内心的状态,没有任何的判断。真相只在此时此刻。

让自己内心重新一无所有。

问:就是说,清除想法,清除自我,也清除所有的衡量标准,清除对这个游戏规则的心理依赖。

那个时候,可能确实没什么好焦虑的了。因为跳出了非常狭隘的小现实。

C:我们人生有很多大问题,我们很少去关注它,我们总是被各种小问题所带走,这里也一样。

很多人关心如何走出生存焦虑这样一个小问题,说白了非常肤浅的问题,但没人关心如何让内心重获自由,这样一个大问题。

如果我们能够回答所有的大问题,

所有的小问题不再是问题。

但回答一个小问题,

却无助于解决大问题。





问:之前我们在个人层面上,谈怎么平息焦虑,那在集体层面,怎么走出焦虑呢?

焦虑可能是数千万中国人的一个心病,除了生存焦虑,还有养娃焦虑等等。

C:焦虑不分家,对吧?大家都是焦虑大家庭的一员。

听我们节目的人,大部分都是成年人,很多人已经接受完了学校的教育。

对于这些人来说,包括Joyce和Cico在内,从此刻做起,向内观察,让自己走出这些套路,走出这些心理构架。

但下一代人,那些正在接受教育,以及那些还在母亲襁褓里的小孩子们,他们该怎么办?这是一个非常庞大的问题。

两个字——教育。





教育的问题,或者毫不夸张的说,教育的失败对社会的影响是非常大的。

教育的失败指的不是中国教育的失败,是整个世界教育的失败。

无论在哪个国家,哪个社会,教育是让每个人如何去适应社会,去遵循社会的规范,这是所谓教育机器在做的事情,这不是教育。


真正的教育是教育每个人如何去过好每一天,过完这个人生。

很不幸的是,这个教育几乎不存在。

这个教育机器,在教育人们如何去努力,有理想、有目标,如何追逐想法,如何活在想法里。

人类想通过这样一种教育的改造,来构建一种想象的繁荣。

这跟真正的繁荣——那就是基于人的内心多样性,每个人内心的自由——那是两码事。

当前这种教育机器,各种的灌输,让你努着去做事情,希望能够让你的想法和行动桥架起来,这显然不可能。

所以,各种努力带来了很多的精神挑战、痛苦、挣扎。





在这种灌输式的教育下,造成了在一个社会、一个地区的人,大脑有大量类似的回落存在,所谓的共享现实。

不同国家的教育灌输不一样,这导致什么?

这加剧了不同国家、不同文化的分裂,基于想法的分裂。

同时,在一个社会、一个地区内,人们有如此高度类似的回路,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一个共同的心理构架,那竞争不可避免。

这种类似回路的大量存在,违背了我们的内心规律。每个人内心都是动态变化的,通过这种后天的训练,让内心的活动被局限在这几个车辙里面,造成大量的拥堵。





现在的教育是告诉大家想什么,从来没有人教你怎么想,该什么时候去想,什么时候不想,而这才是生活的根本,不是吗?

人活着不是为了那几分钟光鲜的时间,而是你能否快乐自在地度过每一天、每一刻。

所以,真正的教育,要教育每一个小孩子,每一个幼小的心灵,如何去观察,如何不被大的社会扭曲,这才是教育。

很遗憾的是,无论在哪个国家,这种教育似乎并不存在。

大家分享着高度类似的神经回路,那社会构架的出现不可避免,竞争不可避免,资源不平衡不可避免;而焦虑来自于这种构架,也是想法,不可避免。

甚至在一个城市,有一个所谓的城市的节奏,特别特别快,每个人好像都被这个节奏推着走,好像我走慢一点,我就落后了。


如果你能够观察内心,理解自己,跟这个城市节奏脱节,那你就自由了。

当你自由的时候,你内心充满能量。

能量意味着什么?行动力,对不对?


所以,谈到这里,我想每个人也都清楚,我们需要去解决的是人生的大问题,如何让内心恢复自由,不扭曲。

焦虑不焦虑不再是问题,睡觉不睡觉也不是问题,抑郁不抑郁也不是问题。

当我们能够回答大问题的时候,任何小问题不再是问题,只去一味回答小问题,无助于回答大问题。


当你真正走出想法的时候,你不焦虑,也不关心焦虑是否永恒。

我们会用各种理论来让焦虑合理化。


咱们去观察焦虑,没有任何理论,没有任何知识,没有任何经验,在此时此刻去观察它,不要用任何的理论去扭曲它、演绎它。


如果你在想法里面,这种扭曲非常容易影响你,你还觉察不到。

看清现实,看清这一切,行动起来,问题才能解决。

但如果你看到问题,立刻焦虑害怕,你已经输了,对吧?

还是那句话,观察内心,理解本质,看清一切,行动起来。





关于焦虑,我们聊了不少,但最重要的还是每个人自己去观察内心的活动,去冥想,去感悟这些真相。

每个人的焦虑只有TA自己去化解。

语言是非常有局限的,曼妙的真谛需要每个人去感悟和思考。

今天,咱们聊到这儿,又是一个新的话题,最后又回到了同一个原点。

咱们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生存焦虑 · 1》     《空谈 · 生存焦虑 · 2》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