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谈谈创伤,内容如下——




今天 咱们来一块

探索一下创伤

对于很多人来说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话题

创伤

几乎人人都有

有的程度轻一点

有的程度稍微重一点

这里咱们一起去看一看

什么是创伤

如何来应对创伤


创伤的出现意味着

内心出现了严重的冲突

在神经元层面有很大的冲突

这些冲突的存在

已经形成了一种特定的模式

这种自动运行的模式

会让一个人不断受到

这个模式所带来的冲击和各种反应

所以 人很容易把创伤

当做一个烦恼

此话怎讲

创伤是创伤

但如果我们把它当做是烦恼

那是另外一回事

“我”把创伤当做烦恼

“我”是谁

“我”是不是也是各种想法的集合

各种的画面 各种文字

地位 身份 金钱 学历等等

“我”认为创伤是一个烦恼

这样一个看法

本身又融合了更多的想法元素在一起交融

自我 创伤 以及新的判断 新的观点


别看这样一个简单的看法

它不简单

它让原本混乱的内心

更加的混乱

因为当“我”把创伤

看做是烦恼的时候

其实潜台词是

“我”没有认识到创伤

我们总是习惯于通过“我”的视角

来看待一切问题

外事外物

桌子椅子

没有问题

但是在内心世界里面

如果我们依然带着“我”去看一切

那只会增加更多的扭曲


我们能否觉察到

在内心里面

“我”是多么的空洞 多么的虚

你能否觉察到

你依然把我当作真实的存在

当你在内心里面

以这样一个角度看问题

我们已经给内心

制造一个非常大的分裂

制造出一个“我”的概念

通过“我”来看待那些其他部分

这种「看」的本身 已经是分裂

分裂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冲突的发生





创伤的产生

原因可能非常的复杂

所谓的原因就是非常具体的场景

每个人产生创伤的场景

可能完全不一样

但本质上

神经活动的冲突

并形成了特定的模式

让这种创伤似乎能够

很长(时间)的存在下去

我们能否觉察到

创伤的形成跟自我有关系

在我们日常生活里面

我们对自己有各种的画面

无论是一种非常正面的画面

或者是一种非常负面的画面

总之 各种画面


当这个画面特别积极的时候

这个人容易自负

因为这些过于美好的画面

给TA自己带来一种错误的过高估计

但还有很多人

被那些过于负面的画面所劫持着

从而过分看低了对自己的评价

无论哪种画面

当一个人持有对自己的这些画面

当这些画面受到攻击的时候

伤就来了

自我受伤

导致整个神经系统

经历各种非常严峻的冲突

其实你人好好的

但正是因为你去把持那些画面

当这些画面被攻击的时候

你认为你自己受到攻击

在这种冲突的情况下

内心受到了严峻的挑战

这对创伤的形成埋下了伏笔

当我们能够即刻清空想法的时候

这些反应 也很快会自然的消失


但很多时候

人没有意识到这些问题

TA会继续想 继续揣摩 继续揣测

基于自我的视角

去过分解读这个事情 这个问题

在不知不觉中

一个人形成了新的更多的看法

猜测 观点 想象

一直在想

为什么我会受到伤害

一直在想

为什么TA会攻击我 等等

这些想法的存在和持续

让这些底层的冲突

不但没有消失

反而一直的延续下去

当这个创伤形成之后

关于创伤的一些想法

会不断的袭来

所谓的打扰一个人正常的生活

当这个人依然从自我的视角

去看待创伤

认为它是烦恼

想要摆脱的时候

自我依然在活跃着

冲突从来没有停止过





你看

陷入自我的视角

冲突是越来越多

创伤是越来越深

一旦一个人把创伤当作烦恼

TA的目标就是去解决创伤

而不是去解决内心的困惑

忙于去解决创伤 这一个小问题

忽略了解决创伤的终极方案

那就是消除一切的困惑

看清自性

看清内心世界


当你真的看清了这些创伤

都是因为自我所导致

因为自我的存在

一切围着自我来运转

让这些创伤一直延续下去

以自我的视角

来看世界的时候

各种荒谬的假设 结论 以各种所谓的无意识

在内心里面运转

在维持这些冲突和问题的时候

你会怎么做

能怎么做

继续去寻求各种解决方案吗

“我”要试这个方法

“我”要试试那个方法

还是即刻 彻底 清空想法

清空“我”

清空关于“我”的所有一切

让这个人从过去彻底走出来


人 就在此时此刻

人 也只属于此时此刻

当想法能够意识到自身的局限

当自我能够意识到自我的荒谬

当一个人能够彻底走出自我 放下自我

当自我和想法彻底息止的时候

意味着想法不再去干涉

整个神经系统的运作的时候

整个身体 整个神经系统

有它的秩序

有它的智能

你能否彻底不再信任想法

走出来

看看身体

整个神经系统会怎么变


能否让内心保持一种

无可奈何的状态

因为一旦内心

没有认识到无可奈何

内心就有所求

TA觉得能改变

能够通过内心的某些想法 欲望 寻求来改变

这都是虚幻

你能否跟你此刻的状态待在一起

去观察它

没有任何的评判 谴责 演绎

能否不再用任何的语言 标签

来看你自己

看这些问题





的确

当一个人受伤的时候

那种冲击感所带来的那种感知

让人难以放下对想法的执着

非常具有挑战

这个可以理解

但你能否去这么做

能否放掉所有的已知

拥抱此刻的未知


所以说到最后

去解决创伤

不是去解决创伤这个表面问题

而是一定要去向内探索

去理解整个内心的构架

整个想法的构架

去理解为什么说想法就是混乱

想法本身就是扭曲

去深刻的感受

想法对整个身体秩序的打乱

想法打破了身体处于自然的状态

想法意味着失序

如何能够走出想法

不再对想法执着

很多想法能够意识到

但还有很多想法 非常的底层

需要每个人把心静下来

逐渐的去觉察 去体会

让这些失序停止

内心才能恢复原本的秩序

所以说到最后

无论你处于什么样的困境或者挑战

此刻跟它为伴

在内心里面不要去寻求

当你内心里面无所作为的时候

然后发现 你无所不为





以上就是本期视频关于创伤的探讨

希望每个人都能够从容应对

生活中的各种挑战

活在当下

不要寻求

一切自然会发生

一切自然会结束





大部分人普遍存在一个

假设或者是信仰

或者信条也罢

那就是“我”存在

“我”作为整个生命体

它的确存在

但在心里面

这个“我”究竟存在不存在


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面

我们常常说 我 我 我

很多时候

“我”没有传递任何的误解

我在走路

我在跟大家聊天

但我说“我”( 内心)受伤了

这个“我”究竟存在不存在

我在内心里面

“我”究竟存在

还是它是一个概念

一个想法

或者一帮想法 一群想法

一群画面的集合体

都是各种过去的累积

成就 学业

工作 身份

财产 家庭

语言等等





当我受伤了

是我整个身体受到了攻击

还是我的这些画面受到了攻击

你整个身体是好好的

但你却受伤了

内心的伤

当然很多人也是因为物理受伤

比如说有些重大的事故

带来一些内心的阴影和问题

但无论哪种状况

当我们内心说 “我”受伤的时候

我们能否去觉察

这个“我”究竟是什么

“我”为什么会受伤

为什么我的身体痊愈了

但这个“我”还在受伤


你看

当你仔细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

你会发现

所谓的内伤 内心的伤

无非就是神经元的冲突 神经层面的问题

而“我”这个概念

也是对应着多组神经回路的运转

当一个人有这样一个自我运转的时候

脑海里有各种的画面 想法

在日常生活中

我们能够从自我和想法中汲取很多的愉悦

各种成就感

别人夸一句 特别高兴

特别喜欢别人捧

这也就为受伤埋下了伏笔

指责 侮辱 失去

都是跟这样一个心理层面的自我

有直接关系

你仔细一看 它真的不存在

但你却误以为它存在

这些伤也都是因为自我所造成的

除了在意识上 通过逻辑推理 意识到自我不存在

你能否感知到“我”是空的

这是关键

(能否活着,不被画面占据)





另外一个问题

一旦人受到了创伤

人就从自我角度出发

认为它是个烦恼

整日整夜地把如何解决创伤当做了第一任务

TA在不知不觉中

把整个内心的活动都等同于创伤

TA觉得创伤是TA唯一需要解决的问题

TA把所有的关注点都局限在如何让自己舒服

让这个自我舒服

让这个自我不再有矛盾

却没有关注

真正需要关注的问题——

那就是为什么

为什么要让这样一个

荒谬的自我运行着

充满了冲突

充满了各种挑战

这个“我”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我的内心世界的运转

跟这个“我”有什么关系

也正是带着这些问题

我们才可以去探索内心世界

去理解

去看清这个“我”

而这个“我”被看清的时候

也是各种套路释放的过程

当一个人能够走出这些套路

这些思维的误区

内心也就逐渐走出了各种冲突和矛盾

当没有冲突的时候

那些创伤也就自然消失了



在这个世界上 绝大多数人

都以某种扭曲的形式活着

活在某种特定的社会构架下

特定的心理构架下

一个人从小生长在一个社会环境里面

大脑在不断的适应这样一个环境

一个人必然会出现各种扭曲

很多时候相安无事

没有什么大问题

但是每个人都有烦恼

只要这种扭曲存在

烦恼必然存在

只是或大或小 程度不一样而已

也没法比较

因为每个人对烦恼的感知不一样

在某些人的感觉里面

当烦恼变得很大

这就可能变成一个非常严峻的挑战

如何来走出烦恼

如何来消解 消除创伤

人一旦被创伤所影响

那各种的反应 都随之到来

在这种所谓痛苦的反应的影响下

一个人非常容易

寻求各种解决方案

来让自己摆脱痛苦

试各种方法

也把冥想当做一种方法

你看

在这样一种内心的混乱中

一个人依然去寻求方案

这依然是一个心理动作

意味着有很强的我执

“我”非常痛苦

这个“我”希望去摆脱痛苦

这是一个非常具有挑战的事情

因为几乎每个人

当遇到这样一个困难和挑战的时候

人往往去寻求解决方案

而不是退一步

看清一切

看清整个内心的运转规律

当一个人在这样一种状态的时候

人被自我完全给困住

一切从自我视角为出发 去接触冥想

也只是把冥想当做一种方法

希望能够缓解自己的状态和问题

当自己陷入痛苦的时候

TA可能会对周围的世界

产生更多的幻象

觉得为什么别人那么幸福

自己那么痛苦

为什么大部分人能够在一起

那么的快乐

自己那么的难受

这都是幻象

每个人都有烦恼

能否看清自己

因为自我所带来的感知的扭曲

所导致的这种幻象





你看

解决这些问题

不是只看这个问题

因为这个问题 永远是表象

永远是来自于我们 整个大脑混乱 无序的一个结果

如果底层问题不解决

这些表象问题层出不穷

人走出这个创伤

又会进入那个创伤

短暂的摆脱这个烦恼

也会进入一个新的烦恼

如果你能够忍受这样的生活

能够过下去

那是你的选择 没有问题

如果你真的是要彻底摆脱这些问题

你的目光就不能局限在这些问题上

而需要去回归 理解整个内心世界的规律


看清一切

在这个看清的过程中

人对整个世界

世界即内心

内心即世界

对整个世界

会有一个重新的感知

一个合适的感知

不是基于某种幻象

而是基于看清

看清一切的假象

触碰真相

在这样一个过程中

整个大脑的运转方式将发生改变

不再受到想法的扭曲

不再受到各种的幻象的扭曲


这样 心才可以处于一种

真正的 安静的 自然的状态

正是这种状态

内心才是非常坚韧的

任何的伤害

任何的伤痛

都可以走出

同时还可以抵御任何新的创伤

这一切都在想法之外





自我 也是各种想法的集合

一个自我想摆脱所谓的痛苦

自我其实就是痛苦 本身

自己想摆脱自己

结果是什么

这个自我更加的混乱

内心更加的混乱

一切都在所谓的想法领域内

只要想法在不断的活动

它就在持续扭曲我们的内心

一个清晰 坚韧的内心

才能够去面对和走出这些所谓的创伤

创伤 只会发生在想法层面

而且很多想法在一个人

特别混乱的时候

压根意识不到

也感知不到

走出创伤

其实就是走出所有这些想法

去掉对所有这些想法的执着

让想法不再扭曲内心

让内心恢复自然

这既是疗愈的核心

也是解决所有问题

不光是内心问题

甚至是整个社会

世界问题的终极解决方案





所以说到最后

冥想

其实就是观察和理解整个内心

请不要把冥想只是当做方法

探索内心其实没有什么方法

当你看清之后

你必然有你的方法 方式

来解决所有的问题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再谈创伤》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