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的空谈,我们借冥想周年的由头,再来聊聊冥想和生活的关系。


Joyce:三周年是一个时间的刻度,一旦有了刻度,大脑就会自动地联想、比较、衡量、比较,那为什么要谈三周年这事呢?

Cico:时间只是一个由头,借此来探讨一下冥想和生活的关系。

不论谈不谈时间,咱们能否都带着觉察,放下任何的时间观念、尺度,没有任何的比较,只要有比较,那一定不是冥想。





J:在过去的三年中,冥想和你生活的方方面面有机地交融,总的来看,自从冥想之后,你的生活发生了哪些改变?

C:过去这三年可以说是潜心修行的三年,整个的精力、关注点完全放在内心世界探索上,同时,过好每天的生活。

这种变化是方方面面的,从生活方式,到整个做事的风格、谈吐、表达以及生活中所有的关系,都因为冥想发生了变化。

这里的冥想指的就是走出想法,

彻底对想法死心,

回到一种非常简单、纯真的生活状态,

同时,

让想法适得其所,

让一切适得其所。

这三年让Cico在内心里面找到了一方jìng土,既是干净的净,也是安静的静。

过去10年、20年,Cico也探索了很多不同的领域,不同的学科,很可惜的是,没有找到一丁点的净土,一点也没有。

无论哪个领域,哪个行业,Cico所涉猎过的,都充斥着各种人的无知、瞎扯。很庆幸,这三年能够彻底挥别、彻底看清这一切。

能够从旧的生活方式中走出来,不再纠缠,完全换了一个活法,这可以说是三年全然投入的冥想、修行带来的变化。





J:在过去三年当中,你的冥想可以说是勇猛精进的,包括每天早上例行的冥想,在生活的每时每刻去观察自己,去读书,仅限于真正值得读的书,包括克里希穆提的书,坛经、道德经、庄子,更重要的是,独立地观察,并用语言审慎地记录。

过去这三年,可以说既是一种闭关,也不是一种闭关,你怎么看待过去这三年你和外界的交互,这种适当的物理隔绝?

C:这是一个非常宝贵的经历,既闭关也不闭关,闭关意味着即刻切断那种有毒的环境,即刻切断来自有毒环境的刺激。

为什么不敢离开那里?不敢切断,是不是还有各种的欲望?若看不到这些,片面地和自己说“不介怀”,那完全是自我欺骗。

不是通过冥想,人才会有明智的行动;
而是明智的行动,本身就冥想的开始。
果断切断这种极为有毒的环境,让心恢复自然,让心走出伤害。

当内心有伤痛的时候,内心一点爱都没有。

为何要让那样一个环境来让内心的爱丧失殆尽?

所以,果断的闭关,果断的切断,这是过去三年冥想中,非常重要的助缘。





J:虽说是闭关,也不是闭关。

过去这三年,曼谛和外界也是选择性地有很多交互,包括一直在分享关于禅与冥想的本质内容,你怎么又看待这种交互呢?

C:闭关不是什么都不来往,闭关不是把自己锁在家里面,猫在家里,那不是闭关。

闭关是一个非常主动的、积极的行为,

那就是切断没有必要的交互,

切断那些有毒的、有问题的、能够带来不良影响的交互。

人始终处在一个动态的变化中,在这种动态中,在这种主动中,人可以主动地跟世界交流,谨慎地,带着初心,带着爱。

当Cico感受到这些能量的积累,这些能量没有被自我内耗浪费的时候,那这些能量总得消耗,对不对?

人活着,吃饱了饭,那就得消耗能量,所以能量就流向了曼谛悟思,通过曼谛悟思能够跟很多人共同的交流、探索,共同地发现内心的真相,跟大家一起探索,一起成长。





J:刚才我们谈到说到既闭关也不闭关,不知道这些话会不会在一些朋友心中,又唤起了画面和欲望?

可能那个自我又会说,我也想闭关,但是我还要工作,当内心生起了这样的想法,你会有什么样的回应?

C:闭关不是说什么也不干,那是一个形式,请不要把那个画面跟“闭关”这两个字联系起来。

闭关不是封闭,闭关不是逃避;
闭关是主动切断不良的交互,
主动离开不良的环境,
这意味着内心果断不纠缠,
同时内心依然是充满了行动,
去解决需要解决的问题。

闭关是一个人积极主动地做出重大明智的改变。
即便一个人什么也不干,整天在家里呆着,TA未必闭关;

有些人即便每天有各种的忙碌,TA未必不闭关。

本质上讲,闭关就是内心里面独自一个人,无论外部如何运作,外部以怎样的方式来生活,若一个人能够内心里面完全一个人,这本身就是闭关。





J:下面是几个快问快答——

第一个,现在你还有没有困惑?

C:没有。

回答完毕。

J:为什么这么确信?

C:内心的活动就这些。

当一个人没有恐惧的时候,哪有困惑?



J:第二个问题,有些人脑海里对冥想也有个画面,觉得冥想之后可能就无欲无求了,你现在是无欲无求吗?

C:各种的物质欲望,没有。但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动物的本能的欲望都有。

人的内心,也就是整个神经系统和谐地跟自然在一起运作着,那些来自想法的欲望和情绪,自然就不再左右一个人了。

J:你有没有想让曼谛去触及更多的人,把对内心的观察分享出去?

C:这是Cico的一个愿心,但不是欲望,没有在寻求实现这个事情,但曼谛在做,带着这样一个愿心去做,结果顺其自然。

没有寻求,也没有想要,只有行动。



J:下一个问题,你现在有没有金刚不坏?就是说什么事现在都影响不到你了?

C:Cico是个正常人,也不想变得不正常。

Cico能够接受每一刻内心发生的状况,波动也罢,情绪也罢,观察它。

Cico的内心没有这样一个金刚不坏之身的画面。

若有这样一个金刚不坏之身的画面,反而容易变成一个反社会人格。

当我们真的去观察内心会发现,自我的活动会自扰扰TA,如果变成金刚不坏之身,意味着自我只扰TA,不扰自己。

这样一个画面对应着一种残酷、残忍,丝毫没有一点爱。



J:刚才抛出这几个问题,都是从自我视角出发的,现在有这样一个问题,曼谛以无我的愿心去分享,但当一个自我读到这些东西的时候,仍然会把过去、观念和视角,投射到这些内容上,对此,你怎么看?

C:太正常了,为什么?因为传播内容就要通过语言、文字、想法来传播内容,通过现在的互联网媒体来触及更多的读者、听众。

但内心探索,内心本质的分享,不是一个单向的事情,不是说仅凭传播者单向输出,而是需要每个人亲自去实践,去变成那样。

你看,很多人读克里希那穆提,通过文字能够感受到,嗯,说的对,那种愉悦变成了读书的主要目的。

一个人能否觉察到,不要被那种愉悦所带走,而是让这些幻化成自己的行动,在生活中展现出来。

若做不到这一点,仅仅是阅读,自然会把所有这些东西都矮化为一个想法、观点、一个美好的意象,跟现实无关。

很多人读克,但你能否亲自去做,变成克?

当一个人没有去亲身实践,亲身去做的时候,TA读不出克究竟在说啥,因为克的这些内容,曼谛这些内容,即便自我投射,也觉得合理。

所以,只能这么说,希望曼谛的内容、克的内容,能够触及到更多的有缘人。

那些有缘人就是每个人亲自观察,亲自证悟,亲自行动起来,把这些真相幻化在每天的生活,每天的行动里面。



J:在过去两三年的分享当中,这些内容就像一个个漂流瓶一样,也触及到了一些有缘的朋友,这些朋友都非常地独立,几乎从来就没给曼谛发过任何的问题和消息。

但是,当我们在觉醒计划或在别的场合下沟通的时候,却发现我们在某处会合了。

在内心探索之路上,曼谛在扮演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C:一下子映入脑海的就是两个字——

灯塔。

曼谛无法单向输出,让一个人觉醒,不可能。

甚至说曼谛的输出,跟一个人觉醒没有什么关系,一点都不重要,每个人的探索,需要自己亲自来完成。

其实真相非常简单,就看一个人是否能够拿出魄力来去面对它,去看,去观察。

曼谛能做的就是通过非常有限的语言、文字、图像,去描述那些内心真实的状态,去描述各种的自我欺骗,揭露各种的自我欺骗,希望能够给更多人指一下,仅仅是指一下,借此能够让更多人亲自去观察、印证。

所以这两三年,曼谛的内容一直是技术加哲思的结合,禅嘛,定慧一体,但更需要的是每个人全情的投入。

要深刻意识到探索内心,是事关生和死的大事,天大的事情,否则这一生过得毫无意义。

所以,曼谛会一直这样传播去触及更多人,希望能够遇见更多的有缘人。



J:这里有最后的两个问题,也是最初的两个问题——

什么是冥想?为什么要冥想?在这个时间点,你的体会是什么?

C:冥想就是简单的活着,不介怀,彻底地否定想法在内心的重要性。

冥想就是在此刻全然地观察,全然地感受,全然地关注,全然地在当下;

想法适得其所,但想法永远不会超出当下的场景;

看清想法的各种危险、荒谬、远离它。

在当下,过一个平静、清静、单纯、简单、丰富的生活,这就是此刻Cico所描述的冥想,感受到的冥想。


为什么要冥想?

整个世界完全陷入想法,各种的尺度、标准、衡量,整天比来比去的,从技术到消费、到商业,完全是这些逻辑。整天算来算去,算得什么也剩不下,没有一点爱。

各种的娱乐节目、电视节目,也完全是这些货色,极其地肤浅、可笑、滑稽、丑陋,这样一个社会充满了各种的引诱、诱惑、迷惑。

铺天盖地的商业广告、噱头、卖弄,若守护不住内心这样一块小的净土,所有的问题都会即刻进入到内心世界里面来,生活变得极其地复杂、腐败。

当看清这一切之后,内心彻底死心了,内心也知道该做什么,去捍卫这样一块净土。

在这样一个乱世中,永远的乱世中,
去守护好它,
不让这颗心沉沦,
不让这颗心受伤,
也不让这颗心腐败,
这颗心才有可能充满爱。

当爱真正在的时候,内心有过问题吗?

人生有过问题吗?


J:好,最后这番话也给今天的节目,画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那今天就聊到这里,咱们下次再会。

C:下次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冥想三周年 · 行动和生活 · 上》     《空谈 · 冥想三周年 · 行动和生活 · 下 》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