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的空谈,咱们来聊聊社会心理构架,内容如下——


问:这个词有点抽象,可以打这么一个比方——有些构架就像梯子一样,在鼓励人们往上爬,有些人特别地努力,也挺擅长爬梯这个游戏。

但是爬上去了一看,待了一会儿,大脑适应了,哦,也就这么回事儿,新的迷茫和困惑又来了,下一步要做什么?

好像又得找一个新的可以爬的地方、新的目标,好像这种目标能给自己带来动力。

Cico:爬坡综合征。

这是一种情况,另外还有的人爬梯不顺利,感到非常地失意、失落、抑郁,这也带来了很多自卑的情绪/情节,也希望能够继续找到一个新的梯子继续爬,让自己从所谓的失意中走出来,希望能够变得得意,这些都是非常常见的心理现象。



问:所以,只要我们的心里面有梯子,那么在梯子上的人,其实都不自在。

C:但这个梯子的存在,正当化了很多东西,包括竞争、拼搏、自我……

很多人把这样一个梯子/框架,想当然地认为是存在的,把它作为生活的前提。这么一看,各种问题都被正当化了。

陷入到这样一个心理框架之内,困惑存在,冲突存在,各种咬牙切齿也存在;

但却很困惑,不知道是出了什么问题,然后就自己安慰自己说,哦,看来生活就这样。





问:那今天就来聊一聊心理构架,当我们看清了这个问题,刚才说的那两种情况,也就迎刃而解了。

社会心理构架是指什么呢?

C:你看,社会心理构架/框架,是一个不可想象的东西,因为一个人一旦去想象,便形成了画面,画面跟真相不是一回事,这需要每个人亲自去看,去感知什么是心理框架。

在你所处的环境里面去观察,

那些各种「应该是」「不应该是」的画面,

那些所谓约定俗成的东西,

那些奖励、惩罚的措施,

那些标准,

那些条条框框,

总之是各种画面的集合,

是一套非常强的思维体系、思维惯性、思维方式;

生活在一个社会中的人,大多都在按照这样一个社会心理构架来生活、生存。



甚至从一个人出生的时候、开始接受教育,到就业、成立家庭……这整个过程充满了各种的心理框架,来自于家庭的传统,社会的传统,文化的传统,各种所谓的标准。

这里咱没有去说,这些是好是坏,而是咱们需要去看到、去感知到这些东西的存在,存在于哪里呢?

存在于每个人的心里,

存在于你的心里,

你能否此刻、即刻去观察自己,

观察内心,

看到这些各种的画面,

各种的条条框框,

各种的标准,

各种的评判,

你为何继承了这么多东西?

你为何不曾亲自去检验一下?

为何跟大多数人一样,

去遵循这些条条框框?



当一个人活在这个所谓的心理框架里面的时候,TA整个的做事、行为,也完全是这样一个社会心理框架的结果。

可以说,TA做的任何事情,必然有动机,那个动机就是画面,这个画面很可能就是这个社会心理框架的一部分。

从做事里面去寻求优越感、成就感,这些画面也很可能是社会心理框架的一部分。

文凭,很明显是这个大的教育心理框架的一部分;

工作、职称,在一个小的工作环境里面,那也是一个社会心理框架;

我们在这样一个框架里面,做事情的动力也都来自于某些画面,某些想要成为,想要变成。

我们的自我,很大程度上也是依赖于这些画面的构成——地位、薪资、家庭、学历、经历,等等等等……



可以说,这样一套社会心理框架,

让人不再匿名,

让人有了身份,

让人有了所谓的过去,

有了各种的记录,

这是一套相当复杂的想法构架。



在这样一种生活方式里面,我们的做事、行为也完全是来自于这样一个社会心理框架的指导。

看似很主动,

其实跳出来一看,很被动,

因为完全是被这样一个心理框架所主导。


在这种心理框架的影响下,「自我」也就是这个「身份」变得非常的合理。
各种的出身,也都是基于这一套框架来完成,来评判/定义一个人。
那如何构建这样一个身份变得异常的重要,这也变成很多人参与这个心理框架的底层原动力。

构建一个合适的身份,能够让自己从这样一个身份里面汲取愉悦,那些成就感、自豪感,那种得意的状态,当然这都是想象。

整个的心理框架很多都是想象,跟真实发生的情况并不相符。

正如咱们在节目开头所提到的那几种情况——真实发生的情况,可见这样的心理框架会带来很多实际的心理问题、内心问题、困惑。



你看,在当今这个世界,心理框架也受制于各种的意识形态,东方、西方有不同的意识形态,意味着做事的风格,做事的思路动机完全不一样,互不理解,互相排斥。

而且,在这样一个心理框架下,也做出了很多违背自然的事情,破坏自然的事情,但我们意识不到。

因为整个内心被这样一个框架所笼罩着,所谓的是非标准,被那个框架所劫持着。

你看,各种的污染,各种对地球的毁坏,各种的战争,这都表明一旦人受制于心理框架,人就窝里斗,压根跟自然没有关系,压根就考虑不到自然。

尽管人的生存必须依靠自然,所以这种窝里斗,其实是自掘坟墓。



回到个人层面,当一个人按照这样一个社会心理框架在生活\打拼的时候,很多时候,很多人很幸运,能够不断地从这样一个构架中汲取愉悦、成就感、价值感。

但这个框架终究有顶点、有尽头,当一个人爬到TA所在的心理框架上方的时候,画面没了,TA无法再从那个画面中汲取动力。

当失去了这样一个动力,做事情本身就会变得非常的枯燥、乏味,同时内心依然想要去寻求这种成就感、价值感;

这种寻求本身让内心变得躁动不安、困惑,带来诸多的烦恼。

所以,在那种状态下,人会想要再去找事情,希望能够找到一个事情,继续带来这些画面感,继续有一个梯子可爬,能够继续维持那种爬坡的状态,但问题依然持续,依然存在。

若不能及时看到这样一个套路,若继续在这样一个套路中运行的话,那问题也只会是越来越多,持续存在。





同样的,对于很多人爬坡并不是那么地顺利,意味着在这样一个过程中,在TA所处的心理框架中,需要跟周围的人竞争、打拼,各种自我的斗争持续不断,问题非常多,内心挑战非常多。

在这样一个看似平静,但是火药味十足的环境里面,内心也不得安宁。

自我的受挫所带来的失意,所带来的那种伤,很深,也很深刻。

如果一个人看不到这样一个套路,依然想继续爬坡,希望通过爬坡的方式来解脱,来从这种失意中解脱,这样一个幻象中,只会带来更多的问题,需要看到这个现实。

这两种模式都是完全依赖于一个画面,通过这个画面的反应所迸发出的能量来做事情。所谓的动力,所谓的雄心壮志也罢,要么短暂的得意,要么失意。最终,都是这样的一个社会心理框架的受害者。

我们能否即刻跳出这样一个心理框架?

都是当你能够亲自观察到看到这样一个糟粕框架的危险,极度危险,就好像你看到一头猛兽,向你袭来的时候,你自然会有明智的行动,来让现状发生一个真正的变化。





问:有一个问题,就像那句古诗说的一样——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当一个人的心里运行着这样一套社会心理构架的时候,隐约也能感觉到这里有问题。

但好像并不能够彻底、完全察觉到,可能也是因为这种没有看清,然后有时候又觉得在这个游戏当中,好像又卷入得太深了,又不是可以说跳出,就跳出的。

C:能否即刻向内观察?

因为这个框架就在自己的心里;

这样一个框架就像魔鬼一样,在控制着每一个人。

但这个框架的形成,我们可以说是来自于各种的社会因素、意识形态、文化传统;

但每个人都是这样一个框架的执行者、维护者、参与者——共谋,每个人为这样一个框架负有全部责任。

若此刻你真的感到对此负有全部责任的时候,你该怎么做?

你是不是需要即刻让自己走出这样的框架,也就是向内观察,观察到这样一个框架在控制自己。

否定它,彻底的否定。

彻底的否定,不是说拒绝,而是内心里面彻底否定。





问:否定,又不是拒绝,那意味着什么呢?看清这个框架,然后否定它,还可以做手头的事情,但是换一种心态?

C:对,你看,很多人为什么不敢否定?

因为TA的生活方式完全指着这个画面来生活,来做,来行事。

TA怕一否定之后,这个画面没了,TA什么也不做了。

这种幻象带来一种恐惧,一种恐慌,让这个自我不敢去否定这样一个糟粕的构架。

否定不是拒绝,看清即否定。

你看,当整个人类被各种各样的心理框架所套牢的时候,我们的人性开始丧失。

在这样的框架里面,没有爱,各种的竞争、比较、攀比、控制。

人希望能够从这样一个框架的任何角落里面,去汲取愉悦、成就来实现自我。

被这样一个框架套牢的人,往往心怀侥幸,希望自己是那个幸运者,能够脚踩其他人,获得一种自我的成就感、优越感。

但所有人都是这样一个心理框架的受害者,人类陷入想法、陷入框架,是越走越深,甚至把人的生存跟这个框架捆绑起来,在这样一个框架的控制下,能够满足少数人的愉悦(他们并不快乐)。


但对于绝大多数来说,
只要内心被这样一个框架所束缚,
生存焦虑不可避免。

很多人不自觉地选择继续深度爬坡,希望能够缓解生存焦虑,结果是无论爬到什么高度,焦虑都在,问题依然存在,这都是源于看不清,困惑。

能否即刻看清内心的这个框架?
能否即刻彻底否定这样一个心理框架?
否定不是拒绝,
而是内心不再受制于这样一个框架,
不再受制于各种的「应该是」、「不应该是」,
这样头脑才会清晰,
看清时局和现状,
才可以身在游戏中,心在游戏外,
去玩这个游戏,来保证生存没有问题。

这样一个活法,

这样一个生活方式,或者说是生存方式,

意味着我们要让内心发生一个彻底的变革、突变,

让内心从各种糟粕的框架中解脱,

人才可以真正的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当然,你无法想象,想象的往往是自我的放纵,自我的扩张,那个跟自由、跟无拘无束,没有关系。


能够实现这样一个转变,源于一个人亲自去观察,透彻、平静、细致地观察这一切,这也是我们所谈及的冥想最终的、最根本的意义。

让内心无拘无束、自由自在,

走出自我,放下自我,

让你的生命充满行动,

你的快乐来自于行动,

而不是各种的想法——

过去的、未来的那些画面,

这些都是各种心理框架的一部分。


当你能够亲自观察到、看到这样一个糟粕框架的危险,极度危险,

就好像你看到一头猛兽,

向你袭来的时候,

你自然会有明智的行动,

来让现状发生一个真正的变化。

好,以上就是空谈·社会心理构架的内容,看清它的危险,而不是被一味汲取愉悦蒙蔽双眼。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空谈 · 社会心理框架 · 上》     《空谈 · 社会心理框架 · 下》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