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欢迎加入今天的空谈。

今天我们来聊聊比较,一提到这个词,可能已经在每个人的脑海里唤起了很多的记忆,各种的画面,各种的痛。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比较每天都在发生,自己和别人的比较,自己和过去自己的比较,这个回路顽固地运行在很多人心中。

今天,我们就一起来看看「比较」。

内容如下——


问:Cico,听到比较这个词,你的感知是什么?

C:想法极度的危险,我们人类整个的问题都是来自于想法,想法制造了人类所有的问题。

比较,一定是在想法层面。

比较的存在意味着想法的活跃,所以想法的危险,也就意味着比较是极度危险的。

这里咱们所说的是心理上的比较,当比较没有出现在合适位置的时候,比较变得异常的危险。

问:说到危险,人们通常想到的是物理上的威胁或伤害,“我”在想法里比较一下,怎么就危险了呢?

这里的危险是指什么?



C:什么是危险?危险有几种,还是只有危险?

危险,意味着凡是事关生死的都是危险,危险就是危险。问题是一个人能否感知到那是危险。

我们一旦谈到心理层面、想法层面,所有的事情都变得非常的细微琐碎。

念头不对,感知错位。

在想法的比较中,可以带来很多的愉悦,比如从比较中找到优势,这是蒙蔽双眼的主要因素。

当愉悦在的时候,人能感觉到危险吗?

你看,比较让整个人的生活变得极其地肤浅粗俗,在比较中希望能够获得优势,来体验一把那种方为人上人的爽。

为什么很多人陷入到比较中?难道不是为了图这种爽吗?

嘴上不说,可能也意识不到,但内心就是图这种爽。

各种的爬坡、攀升,希望能够在这样一个比较的游戏中,不断地汲取愉悦,愉悦又驱使着内心不断地比较,这样一个循环在不断地进行着。

只要有愉悦,就容易出现一叶障目的情况。



为了把危险说得明确一点,咱们先一起探讨一下,比较究竟是什么?

每当大家听到“比较”这个词的时候,各种的画面都来了,各种的痛、过往,短暂的愉悦,各种的低迷、失落,各种的悲催……

当两个陌生人出现的时候,各种不自觉的比较也会瞬间出现。

什么是比较,为何要比较?

当内心开始比较的时候,那意味着内心出现了分裂、划分,否则没法比较。

当出现了你、我的划分的时候,我们才可以比较。

我比你好,你比我好;

我要比你好,你要比我好。

当内心开始比较的时候,也是内心产生分裂的时候,产生你、我的时候,自我出现了。



你看,比较在日常生活里面有它的位置,对不对?

比较一下哪件衣服更保暖,哪种食物更好吃,比较一下食物有没有毒,合适的比较保证生存,但为何这种比较完全掌控了内心?

观察一下我们的想法的活动——

如果没有比较,想法怎么展开,各种的评判,各种的揣测,各种的划分不都是来源于比较吗?





问:你刚才说到,比较意味着分裂和划分,这个怎么理解呢?

C:对划分和分裂的理解,意味着是对内心彻底地、整体地观察。

内心只要有划分,只要有分裂,内心一定会产生冲突、问题、矛盾。

这是一个事实,一个毫无争议的事实,但这需要一个人亲自去观察到、感受到,从整体上全盘地、整体地观察内心的状态,只要有划分,问题一定出现。

谈到分裂、划分,看似不那么具象,但具象的都是画面,都是想法。

Cico可以跟大家分享很多具象的东西,但危险就是,那非常容易变成想法,非常容易产生自我欺骗。

自我觉得“我”明白了,“我”懂了,其实没懂。



问:“比较基于划分、分裂”,能否再阐释一下?

C:比如说,你桌子前面有一张大饼,就一张饼,咋比?

没法比,就一张饼。

当你用刀把饼切成好多块,你就可以比较了,这块大、那块小。

饼,好比内心,当你内心是完整的时候,你比啥?有啥可比?就一个完整的内心。

当你开始分割之后,这是你,这是我,这是TA,比较自然发生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比方,内心是无形的东西,大家一定要超越画面,去理解背后指的是啥。

当一个内心无边无量,怎么比。



在比较中,一个完整的、无边无量的内心,被矮化成一些可以比较的指标、

数字,而这些东西居然是整个社会的构建基础。

无论在中国还是在西方世界,大活人被矮化成一些数字。

比如在中国社会,从小受的教育里面,各种分数的比较,各种考核,从学业到工作,充满了各种的比较衡量。

成绩、学历、学位到工作中的职称,可以说一个人从小到大完全成长于这种比较中。你看,多少人围绕着分数转,围绕着名次转,围绕着职称转。

当一个人走向社会之后,开始比较各种财富,甚至开始拼孩子的教育,这个回路继续运转着。

在学校教育中,过分强调知识,各种考试以分数来展现,人与人之间进行比较,把整个人和分数等同起来了。那种考高分的优越感,考低分的那种自卑感,这种等同的作用如此的普遍。

整个的教育体系完全是在灌输各种的知识。知识有它的位置,但知识相对于整个人生来说,只是一个非常小的部分。

整个人完全被想法抓得牢牢的。

知识是想法,比较还是想法,等同还是想法,获得学位、攀升还是想法,整个一套非常复杂的想法的构架。在这种比较中,人能够迸发出非常强的能力,要么更加的好斗、好胜。

整个社会以各种的方式在推崇这些东西,大部分人因此失意,失落,各种的负面情绪。





问:当我们把内心和这一小点的东西等同起来之后,这对丰富完整的内心状态是一个极大的压抑。在这个过程当中,大量的能量就都被浪费了。

C:而这些比较本身是整个社会心理框架的构建基础。

人的内心本来是鲜活的,充满动态的,整个内心却被扭曲到如此地步。框在这样一个心理框架里面,不断地比较,希望能够从中汲取愉悦。

你看,大脑那种幻象,希望通过比较来获取愉悦,但事实是,比较徒伤悲。


整个的社会心理框架都是建立在比较和衡量的基础上,一个人能否看清?
看清比较在自己内心的活跃?
社会构架在自己内心的活跃。


除了这一套社会构架,各种商业内容,充满了比较衡量,通过比较衡量,来给一个人带来一种所谓的愉悦的幻象,来吸引你,购买它的产品。

若不是每个人都被比较所困,哪会有空间让商业来利用?

你看,各种铺天盖地的广告,商业的、意识形态的,都是通过比较来画饼,让一个人产生一种比较的优越感。

来告诉你,这台电脑比上一代性能提升60%,可能你都不知道这60%是什么,但听着挺爽,挺让人愉悦。

来告诉你,外边水深火热,这里风景独好。

能否观察到,内心非常容易从这种莫须有的比较中,寻求愉悦,汲取愉悦,进而被这种比较所利用,产生一些错误的、荒谬的感知。


还有,中国的一句古话,宁当鸡头、不当凤尾。

这样一句有毒的古话,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人发明的,出处是哪里,坑害了多少代人。

咱们说了这么多,列位,你是否自己亲自发现、看到,比较在你生活中所带来的问题——隔阂、矛盾、冲突、自卑、失落、各种的伤悲,偶尔有一些短暂的愉悦。





问:这种情绪的起伏,本身就是对能量的挥霍。

C:能否过一种完全没有比较的生活,不要说能或者不能。

如果你说了,意味着这些结论本身在阻碍你继续向内探索。

我们一起看看,每个人亲自去实践,去观察,

在实践中观察,在观察中实践,

能否过一个完全没有比较的生活,

不要去想象。

因为你在想象的时候,你依然在比较不是吗?

想象的画面跟此刻的状态进行比较,那还是在比较。

一个人能否完全过一种没有任何比较的生活?


问:完全没有比较,真的能做到吗?

C:Cico明确地跟大家说,

完全过一种没有任何比较的生活,
是完全可能的,
要么没有比较,
要么充满比较,
内心的真相就是这么绝对,
在「没有比较」和「充满比较」之间,
那是自我欺骗。

完全的没有任何比较,意味着能够放下自我,彻底的放下自我。

当内心没有自我的时候,内心没有分裂,内心是完整的,比较哪有空间?

不要纠结于「完全」是一种怎样的形态,一旦纠结于它,内心又进入了画面,又进入比较——这个是完全,还是那个是完全?

你看,还是在比较。





C:活在这样一个社会里面,这样一个极度危险的社会,需要每个人亲自感受到极度危险。

这种极度危险意味着有各种的触发因素在比较,各种的社会构架,都是基于过去,都是基于比较,这意味着一个人活在这样的社会里面,TA必须得高度的觉察,高度的警觉;

就好比一个人活在野外,周围充满了各种野兽的危险,人必须得高度警觉地活着。

这种警觉就是觉察,一不留神,比较就起,自我的活跃,再次把人给拽走。



问:你一再用危险这个词,来描述比较的问题,是希望加重语气,来唤起大家的注意,还是从你的感知来说,这就是危险。

C:它就是危险。因为这个危险能够直接导致你的内心变得如此的混乱,痛苦,难受,打破平静,让整个神经系统变得紊乱失调,这不是危险是什么?

这种危险跟对生命的威胁有何不同?

当内心平静的时候,什么事也没有,但这件事情一旦出现的时候,内心变得波涛汹涌,这不是危险是什么?

希望通过这个词,能够唤起每一个认真探索内心的朋友的紧迫性。

问:我们每天在心理上的这些混乱、冲突、不平静,也是在渐渐消磨我们的生命。

换句话说,这种心理内耗和慢性自杀也没什么差别。

C:折寿。

问:对,折寿。

我们常说吸烟是危险的,被刀划了一下,被火烫了一下,这是危险。但是心理上的煎熬,对整个身体的折损,这确实也是一种危险。说到这里,就感知到了你说的这种危险了。

C:你看,这是人长期的偏见,过分看重物理的危险,忽略精神层面的危险,这本身就是分裂,物理和精神之间,本是一体,本是完整的,这只是反映了人类长期对精神世界的严重忽视。

“好死不如赖活”,这些有毒的语言,有毒的东西,不绝于耳。

随着人类社会的发展,人类文明的发展,物理危险是变得越来越少,但与此同时,精神世界的暴力和问题,从来就没有少过。

人类依托于这样一个社会的发展,依托这样一个社会的构架,内心变得极其的依赖,完全的丧失警觉,完全看不到这些危险。

在各种的条件框限中,内心变得非常的混乱,各种的问题,各种的矛盾,各种的症状都是来自于整个神经系统的失调;


自我的活跃,也是神经系统的失调。

所以,说到最后,咱们在过往的所有节目里谈冥想,目的就是彻底地让一个人转变,彻底地不再从想法里面去汲取愉悦,不是说生活中没有愉悦;

但只要去寻求、汲取愉悦,就会产生恐惧。

愉悦和恐惧,就是一个事物的两面而已。

同样你看,在比较中,想法变得异常的活跃,想法总是按照衡量尺度来移动。

你看,时间本身也意味着比较,不是吗?

这一刻,下一刻;

我应该变成怎样,我应该实现什么东西,这都充满了对比和比较。



如果一个人能够此刻、即刻地看到危险,TA必然会采取行动,当机立断,来彻底改变当前的状态,不是通过某些方法,跟着谁来做,用某种技巧、策略;

而是一个人向内探索,看清,恢复合适的感知,重新看到真实的危险,这时候内心自然会发生一个彻底的变化。

希望每个人都走出比较,

恢复生活原本的样子。

自由自在,内心处在一个无边无量的状态。

那种生活,那种人生,无与伦比。


好,以上就是本期空谈,咱们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比较 · 上》     《空谈 · 比较  · 下》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