菩提般若之智,世人本自有之,只缘心迷,不能自悟,须假(借)大善知识,示导见性。

摩诃般若波罗蜜是梵语,此言大智慧到彼岸。

此须心行,不在口念,口念心不行,如幻如化,如露如电。口念心行,则心口相应。

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

【心迷】

迷,分辨不清。

心迷,是这颗心完全被相困住,分不清真假,看不清虚实。


【自悟】

整个的文化、传统、意识形态在框限这样一个空白的大脑,所以自悟有很大的挑战。


【大善知识,示导见性】

大善知识,是引导大脑去看到相的生成和滞留,这本身是清空相的过程。

但无论怎样,大善知识的作用是辅助的,需要一个人亲自去观察。

大善知识永远是助缘,最终还是自悟。


【彼岸】

此岸是人的意识活动,无休止,想法的连续性对应着"我"的欲望、寻求、困惑、恐惧,这个叫此岸。

彼岸就是清空。

这颗心能完全清空,自然触碰彼岸,但无法用语言描述什么是彼岸。

用语言描述的彼岸还是此岸,叫“彼岸牌”此岸。


【口念心行,心口相应】

知行合一,言行一致。


【本性是佛,离性无别佛】

本性是佛,对应着完全理解自己,看到整个世界原本的面目,这个叫佛也行,叫啥也行。

但只要这颗心远离自性,这个大脑会制造出无数的离奇的东西——神啊,鬼啊,各种的崇拜,数不清,即离性无别佛。


善知识,自性能含万法是大,万法在诸人性中,若见一切人,恶之与善,尽皆不取不舍,亦不染著,心如虚空,名之为大。故曰摩诃。

自性能含万法是大

能含,意味着能清空。能够清空万事万物,这颗心才能承载万事万物。这个跟忍受无关,忍受是控制,是压抑。一颗能够清空的心,没有忍受一说。


【万法在诸人性中】

人类的意识充满了各种各样的动作、画面,这都是万法。如实地看到万法,意味着能含万法。


【若见一切人,恶之与善,尽皆不取不舍,亦不染著。】

这颗心远离意识活动所定义的好与坏,是与非,善与恶。这些充满对立的东西,跟真正的善没有关系,所以这颗心能够清空,远离这些意识的尘嚣。


【心如虚空,名之为大】

虚空,意味着这颗心不再纠结于这些是非好坏。纠结意味着人对相的执着,在执着中,一切在不断地加强,带来一种实的假象,好比“我”如此真实。

不再执着,这颗心自然虚空,“我”也熄灭。那个大气的东西才是真实的东西。


善知识,迷人口说,智者心行。又有迷人,空心静坐,百无所思,自称为大,此一辈人,不可与语,为邪见故。
善知识,心量广大,遍周法界。用即了了分明,应用便知一切,一切即一,一即一切,去来自由,心体无滞,即是般若。

【用即了了分明,应用便知一切】

亲自验证,这颗心自然能够看到,否则想象是永远想象不到的。「用」意味着即刻心行,意味着打破想法的连续性。


【一切即一,一即一切】

「一切」来自这颗心清空意识的活动,所以这颗心能够通盘地看到全局,这叫「一切」。否则意识没有清空,这个一切只是无数的相、画面的堆砌,那个不是一切。


善知识,一切般若智,皆从自性而生,不从外入,莫错用意,名为真性自用。一真一切真,心量大事,不行小道。口莫终日说空,心中不修此行,恰似凡人,自称国王,终不可得,非吾弟子。

善知识,何名般若?般若者,唐言智慧也。一切处所,一切时中,念念不愚,常行智慧,即是般若行。一念愚即般若绝;一念智即般若生。

【念念不愚】

一念愚即般若绝,那什么是愚?「愚」是大脑被这些具象的意识活动劫持,并没有看到这些意识活动是否指向真实的东西。


何名波罗蜜?此是西国语,唐言到彼岸,解义离生灭。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即名为此岸;离境无生灭,如水常通流,即名为彼岸,故号波罗蜜。

【著境生灭起,如水有波浪,即名为此岸】

「著境」是整个大脑对各种境,形成了相、观点、喜好并与其等同,所以,这颗心整日大风大浪,因为境怎么变化,心就跟着怎么变化,这颗心总是动荡,如水有波浪。

「境」是整个神经系统对身体内外的响应。「著境」是意识活动着相,所以把整个神经系统的活动矮化成相的活动。


【离境无生灭,如水常通流,即名为彼岸】

「离」是不著境,不被相劫持,这颗心才能看到实际情况,心里没有追逐,没有排斥,即「无生灭」。



(般若品,未完,待续)



返回 坛经 · 曼解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