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空谈,我们来谈谈教育。

从我们出生那天开始,教育就进入了我们的生活。从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还有更高的学历教育等等。

大多数人都被这些教育的形式所框限,却很少有人问问自己——

  • 什么是真正的教育?
  • 教育真正的目的是什么?
  • 教育和洗脑有什么差别?当一个人不知道教育和洗脑有什么差别,那这种教育和洗脑还有什么差别?

咱们一起思考——



▖ 什么是真正的教育  ▘


真正的教育是让人的内心变得有序,生活变得有序,人生也因此有序。

教育,就是构建内心的秩序,通过这种秩序,内心可以去迎接任何的人生挑战。这种内心秩序构建的过程,就是真正的教育。

「教育」这两个字非常的神圣,因为它是让每个人去构建一个内心的绝对秩序。在这种秩序下,我们的生活、人生井然有序。





正是因为我们中的大多数人压根都不知道什么是教育,所以我们的思维回路在不断地玷污「教育」这两个字。

我们从小到大接受的学校教育,说白了,很多都是职业教育,培养你某种技能,某种思维方式,这样将来你可以找一份好的工作,继续在这样一个社会构架下生活。

这种所谓的职业/技能教育,其实就是要改造人的思想,改造人的行为,去适应当下社会。

本着这样一个目的,我们有了各种各样所谓的素质教育等等,各种神奇的口号,各种神奇的名称。

当然你不能否认这些所谓的技能教育,它所传递的知识的必要性,知识有其合适的位置。


但相对于我们整个人生、整个内心的内在秩序,这些东西也只是极少的一部分。

我们不能让这一小部分等同于整个教育,那是变相对教育的腐蚀、矮化。

知识很重要,但知识不足以让你知道该怎么活。知识有它的位置,但它不应该出现在不应该出现的位置,这里说的就是我们的内心世界。

整个世界现行的教育,很大程度上都局限于知识技能教育。

这些所谓的知识技能教育,特别在近几十年,科技的发展让这部分知识显得极其重要。

很少有人真的严肃的去问:真的那么重要吗?相比内心世界,相比如何去活这一生,这样一个大问题。





在整个世界教育中,缺乏了人性的教育。

但凡教育中缺乏人性元素,那任何的教育都是洗脑。

人性教育意味着在这样一种教育中,人需要学会观察自己,审视自己,不带有任何自我因素,不带有任何判断、任何阐释的去观察自己内心的活动,去理解自性,去搭建内心的绝对秩序,基于人的观察,对内心的观察,对内心真相的理解。

这意味着每个人都需要大量的反思,大量的观察。

我想每个人都清楚,你曾经接受过的那些教育,对现在的你,帮助甚微。

没有任何教育能够告诉你如何在这样一个世界上生存。

看看每个人各种的精神挑战,我们习以为常,却很少有人去深究为什么会出现这些精神挑战?

这不正是因为我们每个人都缺乏对内心的认识,对人性的认识,这正好不就是缺乏人性教育的表现吗?

在现行的教育中,无论东方社会还是在西方社会,人性教育的缺乏,让教育变得极其的疯狂,更加的专业,更加的细分,通过教育,每个人把自己的头脑训练得窄窄的,被强制放在那样一个小的角度里面。

整个世界的教育体制在不断的产出各种各样的专家,垒的砖是越来越高。



▖ 什么是人性的教育  ▘



人性的教育,未必是一个人教给另外一个人。

人性的教育,是去独立探索,理解内心的本质,理解人生,理解由我们数以千亿计神经元的活动,所投射出来的人生,它是一个完整的过程,不允许任何的分裂和分割。

人性的教育,是让我们每个人可以从整体上感知这个世界,而不是从某种所谓专家的眼光,或者从某个角度来看问题,而是从整体上去理解整个世界。

在缺乏这种整体教育的情况下,教育就走向了细分化、专业化,各种的分裂。

在这样的教育体制下出来的人,TA不完整,因为TA无法从整体上去认识这个世界,TA总是通过TA那一点点的专业角度来看这个世界,通过一个扭曲的滤镜来看这个世界。

滤镜就是这么多年积累的经验、知识、专业、技能,因此TA无法看到一个人完整的样子是什么。

正是这种类似盲人摸象的状态,让这个世界充满了无数的冲突。

明明是一头大象,每个人摸到的部分不一样,TA对大象的感知也不一样,这造成了永无止境的冲突、隔阂。

即便是通过洗脑,让每个人都从同一个角度来看问题,看似解决了冲突,但是人内心的冲突跟这个固定的角度,依然存在极其大的冲突。

可惜整个世界的教育都在洗脑,以各种的方式、各种的形式,在灌输给每个人特定的思维方式——东方有东方的思维方式,西方有西方的思维方式。



▖ 教育变革,从哪里开始  ▘



社会是由数亿个人组成,社会要发生变化,意味着每一个人的内心构架都得发生变化。

每个人都得行动起来,但这个确实有很大的挑战。当你已经适应了社会构架,已经适应了遵循、遵从;

你要去脱离这样一个精神构架的时候,如何能够没有任何恐惧地做到这一点,也就意味着我们是否决定此刻、立刻重拾人性教育。

刚才咱们也说了,没有人规定教育的形式是别人传授给你。人性的教育本来就是一个非常独立的教育,因为人性的教育,就是为了去培养独立的人格。

所以,让人性教育在自己身上发生,其实就是让自己恢复独立的人格。


「独立」意味着没有任何的精神依赖。

你作为一个人,作为一个动物,你必然有物质依赖,食物、水、空气、氧气,你得活,这毋庸置疑,能否精神不依赖,没有任何的精神依赖?

这种依赖既包括对你出生的文化的依赖,对家庭等社会关系的依赖,对自己过去积累的一切经验和知识的依赖,也包括对各种思维习惯、假设、结论、权威的依赖,能否彻底走出依赖,即刻走出依赖?

能否没有任何的依赖?这不代表你没有东西,你依然可以有你的东西,没问题,但你能否没有任何的精神依赖。

这样一个探索内心,让自己完全精神独立的过程,那就是恢复我们独立人格的过程。

人格就是人的精神世界,对不对?人的神经系统,所对应的各种运转、机制、秩序等等。



▖ 最好的教育  ▘



如何能够让教育培养出具有完全独立人格的下一代?

在看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应该先看看自己。

很多年轻的父母,从现行的教育体制中走出来后,也意识到了很多问题,但当这些人成为父母之后,又让孩子和他们重复一样的路径——

在追逐所谓的更好的教育,有经济能力的家庭,要让孩子出国,接受所谓的更好的教育,更西方的教育等等。

我们得看一看,当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是教育的时候,还在去谈论好的教育,是不是很可笑?

当父母都没有这种独立的人格的时候,TA都无法知道什么是真正的教育,TA只会去盲目的跟风,在这种社会的大浪中,在各种的反应下,去追逐那种所谓的更好的教育。

当你作为一名父母,能够既有这样一种完全独立的人格的时候,你已经给你的孩子带来了世界上最棒的教育。



▖ 转变,难在哪里  ▘



问:教育是一个很庞大的话题,但是它也很具体,具体到每一个人能不能够完成这种转变。实事求是的说,这种转变不容易,难在哪里?

Cico:怎么实现这种转变,需要每个人去探索内心世界,去彻底理解内心的构架,去观察自己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恐惧,恐惧的构架是什么,恐惧的本质是什么。

为什么这么难?

当你依然活在别人的眼光里,

当你依然在追寻所谓更好更强的时候,

当你依然被社会的各种评价体系捆绑得牢牢的时候,

你知道这种变化有多难,这种稍一不顺从、不服从,所带来的恐惧和扰动,每个人都能感受到。

你能否抵抗住这些神经层面的扰动,让其变化,让其自然的变化?

大部分人使用想法去让这些扰动尽量平息下来,那转变就没有发生。





C:教育意味着每个人需要向内检索、向内审视、向内探索,理解内心的规律,理解内心的本质,构建内心的绝对秩序。

在这样一种完全独立探索的情况下,所构建的绝对内心秩序,才敢去碰撞。不是一味避免各种精神冲突,而是去碰撞,正是我们大多数人都不想遇到各种精神冲突,不想伤了和气,才会出现如今天如此难堪的社会局面。

问:只有自己先立得住才能对抗啊。

C:这就是我们说的独立人格,你得能够抵抗这些不良影响,而不是为了避免产生所谓的精神冲突,而一味的去接受、顺从这些不良影响。

需要理解冲突的本质,才能敢于去这种对抗。

冲突就是神经元层面的冲突。这种冲突可能是自己内心的冲突,对应着各种内心挑战,也有可能是你跟外部世界的冲突。

当我们内心充满冲突的时候,整个内心就瘫痪了,对吧?各种的精神困扰。

所以,要解决内心的冲突,就是要让自己能够构建一个绝对的内心秩序,理解内心的规律,理解这个世界的本质。





问:绝对的内心秩序,「绝对」是指什么?

C:你的生活100%基于生活的真相,内心的本质,没有任何的妥协,那叫绝对。

你的生活方式、思维方式,要完全基于自然。有任何一点不完全,你的生活立刻会出现问题,立刻会出现各种内部的精神冲突。

当你能够按照这样一种绝对秩序生活的时候,你的内心没有任何冲突,但你要抵抗外部的冲突,那是另外一回事。

当你内心有冲突的时候,你居无定所,好比家里起火了,你得先保证自己家里没有火,再防外面的火进来,对不对?

如果家里面有火,那防啥呀?对吧?

所以,绝对秩序,是绝对的必要,你不能妥协的。

不是说你要变成一个杠精,钻牛角尖,生活中你自然有圆润的地方,但你的内心必须有绝对的秩序。

从语言上来描述它非常的困难,但如果你去探索,定会理解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人性的规律完全一样,无论是在哪个国家生活,在哪个文化里面生活,只要TA是人,这个规律完全一样,这也是整个教育的根本。

但问题是,这些东西它不能言传,需要每个人独立探索,当TA真正拥有独立人格的时候,TA必然也理解了内心的规律。

问:培养独立人格,要从小孩抓起,还是等到一个人成年之后,再去解开思维枷锁?

C:两个方面,第一个,咱们所说的真正的教育,它没有时间期限,不是说你20岁之后就没有这种教育了。

人性的教育是终身的教育。

第二,我们得看到这个现实——大家成年之后,内心已经被摧残得不成样子,真正有多少人去觉醒,真正有多少人去恢复这样一个独立的人格呢。

因为大部分人已经适应了这样一个社会构架,TA内心已经被各种恐惧所占满,我们是不是要继续产出这样的下一代?

教育也是神经回路在不同大脑之间的传递,从上一代到下一代。

我们需要看到的是,所谓的教育工作者们,有多少人有真正的独立人格?

当你没有独立人格的时候,你怎么能够帮助下一代去培养独立的人格?我们缺乏具有独立人格的教育者,这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你看,为人父母的大多数人,也不具有这种独立的人格,意味着孩子从小的生活环境里面,TA无法去触碰这些本质的东西,没有这个机会去被独立的人格影响。

父母的爱都是溺爱,都是能够让孩子保持高兴,能够从想法里面、从物质里面汲取愉悦,让孩子保持一个非常欢快的状态,那些都是“毒品”,在摧残每个人。

当一个人没有精神独立的时候,TA有的就是惰性,以及惰性所带来各种的暴力冲突,所以这是一个非常严峻的问题。

这里咱不是讨论怎么解决这个问题,而是要去看清这个问题。如果真的是每个人都能看清这个问题,解决方案是绝对不愁的。





C:这个话题聊到最后,落到了每个人自己身上,如果你对教育已经绝望,请即刻行动起来,改变你自己。

如果你是一名年轻的父母,或者即将成为父母,或者无论怎样,能否让自己重拾人性教育,点燃自性之光?

可能你想象不到,这束光会照射得非常远,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说都是先照亮自己。

不要等着别人来照亮你,因为光没那么多。如果每个人都去点亮自己,这个世界会变得多么亮啊。


好,这就是本期的谈教育。非常感谢大家的参与,天南海北,不知道你在哪里,但是很难得在网络的世界里,我们碰巧遇到了,一起去打造这样一片内心的净土。

咱们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教育》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