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谈谈2020年的美国大选,内容如下——



无论2020年美国大选看上去多么激烈、盛大,终归只是想法里的游戏。

放下手机,走出想法,看看天上的云,路边的树,一瞬间,我们又回到了真实的生活中。

美国大选究竟对谁有影响呢?

事实上,只对关心它的人有影响,不关心就没有影响。

美国大选,是一个透视人性的窗口,所以,今天,咱们也来谈几个问题。

首先,来了解一下美国大选的游戏规则。

红州,蓝州,摇摆州,选举人票,参议员,众议员……这些术语怎么回事,这就要说到美国大选的规则——选举人团制度。



美国选举人团制度



美国大选的核心规则就是选举人团制度。选举人团一共538张票,谁得到270张,谁就胜出。

·      选举人团由谁组成?

·      美国民众投票和选举人票是什么关系?

·      摇摆州是怎么回事?


先来了解一下这种制度——

在大多数所谓的民主国家,都是普选制,一人一票,得票最多的候选人胜出。

但美国大选不是这样,在普选中得票最高的未必胜出。2016年总统大选,希拉里赢了普选,但最终输了大选,就是因为美国大选最终拼的是选举人票数。

美国是世界上唯一实行选举人团制度(Electoral College)的国家。

选举人团由来自美国各个州的代表组成,一共538人,他们就是各州在国会的代表——即众议员和参议员。

每个州按照人口多少,分配相应的众议员名额。人多的州,众议员多,人少的州,众议员少。同时,每个州无论人口多少,都有两名参议员。


比如,

德克萨斯州,2500万人,在国会有36名众议员,2名参议员,一共38张选举人票;

佛蒙特州,63万人,在国会有1名众议员,2名参议员,一共3张选举人票。

这些选举人票和民众投票是什么关系呢?

美国大选,以州为单位。当一个美国人投票的时候,TA实际上是在投票决定:自己所在的州,要把票投给谁。

如果一个州,超过半数的选民,把票投给了民主党候选人拜登,那么,按照规则,代表这个州的选举人,都要宣誓把票投给拜登。

由于历史、人口构成等原因,大多数州总是偏向某个党。美国东西海岸的纽约、加利福尼亚,是民主党的地盘;南部和中部的一些州,是共和党的地盘。这些都没什么悬念。

真正的悬念在于,有那么几个州,总是摇摆不定,这次投共和党,下次投民主党,这就是所谓的摇摆州,是美国大选真正的战场。

2016年大选,在民主党稳拿的加州,希拉里都没去举办竞选活动,但在摇摆的佛罗里达州,希拉里和特朗普都去了30多次。

今年美国大选最后几天,两党候选人,还是在摇摆州跑来跑去。摇摆州的计票结果也总是最后公布,营造一种紧张焦灼的气氛。

2016年的大选,特朗普靠着在三个摇摆州,微弱的优势,挤进白宫。

宾夕法尼亚、密歇根、威斯康辛,三个州,特朗普一共多得了10.7万张票,就凭这点优势,最终赢得了三个州一共46张选举人票。

所以,今年的大选,虽然之前民调显示,拜登一直领先,但是特朗普最后翻盘的悬念始终存在。

你看,这一场红蓝对决,是不是一个游戏?

这个游戏和赛球、赛马,各种综艺节目pk,本质上有差别吗?


介绍完游戏规则,咱们从内心视角,谈几个容易让人困惑的问题——



美国大选,想法里的游戏



美国大选,是一个影响力的游戏。

通过媒体造势,树立候选人的形象,加上各种人的吹捧,贬低、美化、丑化,来影响人的意识,对这个候选人产生特定的感知——支持和不支持。

我们要看到的是,这个世界上绝大多数人依然活在想法里面,活在语言里面。内心就是语言,语言就是内心——这是一个悲催的现实,但却是大部分人的生活现状。

当内心被窄化成那些符号及符号组合的时候——简称语言——就给影响带来了生存空间。

你看媒体报道,无论是视频、图片、文字,社交媒体上的各种资讯,本质上都是文字。

通过文字的渲染,让你听到,然后你对文字产生反应,产生幻想和画面,进而对那些画面产生一种感觉——喜欢不喜欢,支持不支持。

人类的政治游戏一直在用这些老的勾当,而且每次都管用。

特朗普在用,拜登也在用,结果就出现这种非常胶着的局势。

今年美国大选双方砸得钱都很多,总统大选加上各州参众议员选举,总花费估计有144亿美元,大部分都用于媒体广告。

造势、影响,这是大选游戏的根本。



人心乱象:特朗普为什么能赢得近半选票?



从主流媒体到社交媒体,特朗普的风评都欠佳,抗疫也乏力,但在这次选举中,还是有40%多的美国人,把票投给了特朗普。这意味着什么呢?

你看,特朗普说一套做一套,今天说这个,明天说那个,互相矛盾。经常发一些惊悚言论,看上去很不靠谱。

其实,特朗普只是展现了一个活在想法里的人的“正常状态”——那就是混乱,而美国大批民众也恰好活在这种混乱中。

同样是内心混乱,有些政客试图去掩盖,构造一种想法里的一致性,看似体面,但本质上还是虚假和伪善。

而特朗普在媒体上呈现的感觉,没有任何的体面,他撕下了之前所有政客的那些体面。这恰好迎合了很多美国蓝领阶层的意识,那些人也不怎么追求体面。

这里不是说,追求体面好还是不好,而是看清体面的真相。

体面极具欺骗性.当一个人体面的时候,你觉得这人不怎么坏,即便他很坏;但一个人不体面的时候,即便他再正直,你的内心可能还是犯嘀咕。

重要的不是表面的得体,而是内心的秩序。

内心混乱,无论外表是否得体,里面都是混乱;

内心有序,无论外表是否得体,里面都是清晰。

特朗普的话,包括拜登的一些话,都是想法里的噪音,是在特定的影响下,特定意识形态下,所出现的声音。

只有当人不被任何想法、幻象劫持的时候,才有真正的声音。



人心乱象



因为大部分人都生活在想法里面,政治对TA的影响非常大,因为在他们的意识里面,总统的权威非常大,影响力非常大。

从内心角度看特朗普在媒体上的言行,这是一个很强的反社会人格。他制造了很多的分裂,支持白人至上等极端想法,所以他对人们的影响就是进一步加剧了这种矛盾和分化。

当这种反社会人格,在一个非常有影响的位置,会产生非常大的威力。

事实上,像特朗普这样的人,能当上总统,不是偶然事件,在西方社会,这种反社会人格占据了很多重要位置。

很多所谓的政客,都有反社会人格的倾向。因为在美国政治是一个操纵媒体的游戏,你能玩弄这样一个游戏,不得不有反社会人格。

而这些反社会人格能够上位,似乎这个游戏规则已经到了一个岌岌可危的地步。

但由于美国社会,个人主义色彩很浓,民众也都活在自己的想法里面,越飘越远,看不清事实。所以,有近半民众,继续支持特朗普,也不足为奇。



民主幻象:一人一票就合理吗



由于选举人团制度,导致每个美国公民的选票对选举结果的影响力不同。这种不平等感,成了一些人关心的话题。

比如,美国加州的一个选民,TA的票对大选结果,几乎没什么影响,因为加州人多,而且民主党大比例领先。

但是在一些摇摆州,几万张选票的差异,就可能最终决定了美国大选的结果。所以,美国也有人主张改革选举人团制度。

但问题是,如果一人一票就合理吗?


首先,我们要看到,互联网时代,每个人的现实都不相同。每个人在手机上接触的信息不同,住在隔壁的邻居,可能看的东西,想的东西,和你完全不一样。

每个人的现实飘得越来越远,这也助长了形式上的个人主义。每个人都有一个很强的自我,自我带来很强的隔离感。

在这种当代感知下,似乎一人一票更加合理,我的票跟你的票是平等的,都有一样的比重。

但我们得看到,这种形式上的个人主义,不代表每个人精神独立。

精神独立,意味着一个人不受外界和内心的各种影响,能够分清想法和事实,才有可能真正走出各种影响。

但是,这个星球上的绝大多数人都没有精神独立,意味着每个人都受TA的种族偏见、周围环境、各种假设的影响。每个人的头脑都非常混乱,因为都活在想法里面。

看似一人一票,挺好,但实际上跟现有的选举人团制度,可能没有本质差别。


或许我们应该问一问:如何彻底改变这种问题多多、冲突多多,什么问题也解决不了的心理构架?

而不是在这样一种构架下继续微调,调来调去,问题还是那些,只不过被精英们包装成各种社会进步,时代进步,继续忽悠大众。

真正的变革必须是每个人发生变化,而不是通过外界让你变化。

社会是由每个人组成的,要想社会发生一个真正的彻变,不在这样一个浑水里面继续摸鱼,那就意味着每个人都得改变,都得变得精神独立,具有独立人格。

这样的社会才会进入一个完全不同的维度。

否则这个社会无论再怎么改,新瓶装旧酒。


美国人生下来就在这个游戏中,小学生就开始竞选,然后从中学、大学到工作,这套游戏规则已经变成了人的基本假设。当它们成为底层的思维活动,人就失去了对问题的觉察,就让所有的制度合法化了。

让一个制度、规则合法化唯一的方式、最有效的方式那就是洗脑。

小告诉你这是对的,这是好的。当人成年之后,多半很难对此产生怀疑,除非TA走出想法,去看待内心这些事情。



结语



咱们谈到了美国大选这样一个游戏规则——立起来容易,废起来特别难的游戏规则——通过这些游戏规则来标榜所谓的民主国家。

民主也是一个游戏,我们能否去觉察「民主」这个游戏所对应的幻象?

一旦谈到民主,人就会想到它的反义词,但我们能否跳出民主和它的反义词,这样一种对立的状态?

当我们被劫持在民主和不民主这样一种对立状态的时候,我们就看不清整个全局了,看不清我们的内心世界,也看不清整个社会的构架。

当我们真正理解了内心的规律,看清自性之后,或许我们可以问,有没有一种社会,完全处在民主和不民主的对立之外?

不要着急回答,或者我们每个人都要去探索一下,不是去搜集资料,去图书馆查阅,去网上搜索,那不是探索,唯一探索就是向内走,理解自性,理解人性,答案就在那里。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美国大选》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