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我们来聊聊民主。

2021年1月20日,拜登就任美国总统,2020年的美国大选,暂时落下帷幕。

这场大戏,让很多人看不懂。即便新冠重创美国,搅局者特朗普依然拿到了7400万张选票,占比近47%。

在这场叫做民主的游戏中,美国人也困惑,想求变,但脑子乱乱的,看不清,走了岔路,又回到老路上来。

全球互联,让美国民主的诸多细节实时曝光,也让看客们深陷其中。

我们能否跳出美国,跳出西方,也跳出东方,从内心、整体的视角,来看看民主的真相,戳穿那些假象?

这里没有答案,只有一起去看——




所谓”民主“的荒谬



问:民主这个话题很大,咱们从哪聊起呢?

C:就从「民主」这俩字开始聊起。

你看,民主,特别是西式民主,遍布在整个西方国家的社会体制、意识形态里面。

啥是民主?英语叫democracy。

民主,它究竟是真实存在、切实有效的一种东西,还是一种游戏规则,一种心理构架?

很多时候,我们听到「民主」这两个字,它对应着一些想法和画面——

大家集体决策投票,好像能够做出所谓明智的决定,所谓公平的决定,等等等等。

对于每个人来说,民主究竟意味着什么?或者说一个人究竟看没看清,民主究竟是啥?跟每个人的关系究竟是怎样的?

我们很多人在谈论民主,也是受到各种意识形态的影响,各种信息宣传的影响。


「一个人想象的民主」和「实际在发生什么」是两码事,是两个不同的维度。
好比叶公好龙,整天想着龙,当龙来的时候,又把叶公吓得够呛。

咱们能否抛去任何想法,以及想法所导致的各种荒谬的幻象,特别是民主所对应的一系列的幻象,我们能否去看到正在发生什么?

去看到「民主」这样一个概念,在西方的现实生活里面,究竟是以怎样的方式展现?而不是民主所唤起的那些画面。





问:提到民主,很容易想到美国总统林肯说过的三句话,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for the people,人民的政府,由人民组成的政府,为人民的政府。

这三句话勾勒出了一个关于民主的美好的画面。

C:你看,在这种权力构架下,在总统的位置上,林肯的言论容易传出去。

但我们能否发现这是林肯的自我欺骗?他活在自己的幻象里面。但这些幻象,就因为他是个总统,在污染那么多人的意识。

我们能否看到,这是一种荒谬的自我欺骗,扯淡,对吧?林肯在扯淡。

咱们先来看一看,围绕着民主的那一些概念,看看它们的荒谬之处,虚伪之处,看我们能否戳穿它。



民主 & 自由



民主往往跟自由放在一起,所以很多人一想到民主,呀,好自由啊,好像你投票就是一种自由的感觉,给你一些选项,投!

如果你仔细观察内心,

当别人给你选项的时候,那是自由吗?

当你自由的时候,你需要别人给你选项吗?

在西方,自由的概念大行其道。从各种的政治宣传、社会宣传、文化宣传,都在标称西方特别得自由。

这里咱们不进入过多的逻辑分析,而是直接把说话者所看到的分享给大家。

这些所谓的自由,很多程度上都是自我的纵容,能够让每个人的自我扩张、自我蔓延。

在这种自我扩张、自我蔓延的情况下,能够带来一种自由的假象,至少从想法层面上这么想,觉得挺舒服的。


问:自我的扩张和蔓延,就是想干嘛就干嘛,类似这种感觉,是吗?

C:想有啥就有啥,想要干啥就干啥,想声明啥就声明啥——这是我的,这都是我做的贡献,这是我的作品,我很了不起。

想做啥就做啥,并把自我跟做的东西等同起来,这就是自我的扩张,自我的蔓延,而这美其名曰叫自由。


问:比如说,美国人可以持枪,在荷兰红灯区、大麻都是合法的,包括在欧美国家,抗议新冠封锁,抗议口罩等等,都有一点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感觉。

C:还有著名的言论自由,想说啥就说想说。想怎么造谣,就怎么造谣,造谣之后,还可以整一套理论,说我是对的。

问:前一阵,美国社交网站推特把特朗普的账号封了,特朗普还拿言论自由说事,说言论不自由,实际上他说的很多都是假话,混淆视听。

C:你看这种所谓的自由都是自我的蔓延,它把自我那些丑陋的东西都给合法化,合理化了,这点非常的要命。

本来这些非常丑陋的、扭曲的东西,经过“自由”这么一处理,完美,合法,合理。

当自我扩张蔓延的时候,自我和自我之间出现了碰撞。咱们在过往的节目中,已经谈过多次,自我是各种想法画面的集合,它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内心的扭曲,本身就是对内心的束缚。

但在这种意识形态的构建下,自我的存在变得合法合理。每个人都在构建自我,因为这是自由。

说白了,每个人都在构建监狱,并且还在扩大面积。你扩大面积,我也扩大面积,咱们监狱的墙就撞上了。

当自我和自我碰撞,它产生的伤痕和分裂是非常强的、非常痛心的、非常糟糕的事情。

因为两个自我一碰撞,这种碰撞所产生的反应,所产生的仇恨是非常强的。

理论上,自我的扩张很爽,但现实很骨感,这种碰来碰去,产生了很多的社会问题,个人的精神问题。

这导致人开始变得个人化,个人主义嘛。我跟你碰撞,我难受,我不理你,我自己过自己的。
这种无意识的状态,让西方变得非常的个人主义,这是对自我之间碰撞一种平衡和缓解。

在这样一种自我无序扩张,所谓的自由的情况下,才会出现所谓的民主这样一个游戏规则,意味着民主是一群自我的游戏。

因为个人主义,这些自我之间保持非常远的距离;同时通过这种所谓的民主,来实现一个所谓的政治体制的运转,这是我们需要看清的地方。





问:所以,在这个制度里面会有协商,什么事情一起商量,然后会有影响,把我的想法传递给你,影响到你,所谓的游说。

有报道说,今年的美国大选是历史上花费最多的,总统选举加上国会议员的选举,一共花了140亿美元,两党都在媒体上投入大量的广告,树立选举人的形象,告诉人们候选人做过什么,将做什么。有统计说,拜登这边获得一张选票的成本是13美元。

C:民主之所以能够影响到西方的每一个人,是因为民主体制构建了一个非常强的权威,这个权威从小就灌输给人,你必须得服从于它。

民主这一套想法,这一系列规则,变成了一个权威,而且必须通过教育的方式,从小灌输给人。

你看,欧美的学校从小学就开始选举,还有面向高中大学的选举训练营,等等。

这些影响无处不在,它是一整套的心理构架游戏,加上各种的洗脑、影响。

平时,在国会里面各种的争执,各种的吵闹;到选举的时候需要拉人投票,就通过媒体来影响选民,来告诉你这个党怎么着,那个党怎么着,大家全是靠这些影响。

政治,不看你做了什么,看你怎么说。

能够说动大家,影响大家,把票拉过来,等到做的时候,是另外一番天地了。

所以,这一套体制非常的混乱,这整个心理构架,都是基于各种的想法、意识形态、概念。

所以,这个民主看似能够让这样一个体制运转着,但里面各种的问题,各种的冲突层出不穷。

你看,这种基于个人主义、自我为中心的社会上,它所提出这种社会构架,在影响每一个自我,每一个生活在西方的自我。



问:民主的幻象,也在影响着东方的很多人。

C:这里,咱得把它说清楚,不是民主在影响东方人,而是自我在影响东方人。

自我是相当具有影响力的,自我的升起特别容易;
而自我的熄灭,却需要一个人彻底看清内心。
你看,所有的影响,全是因为自我本身就有影响,它好传播呀,唤醒你的自我特别容易。
一旦唤醒你的自我,你就非常容易认同另外一个自我所说的东西,你看,多玄。

再比如,西方很多国家在抗击新冠病毒上非常不给力,因为每个人都以自我为中心活着,自我的乐趣,自我的愉悦,超过一切。

西方整个的政治经济文化制度,都是建立在每一个非常活跃的自我之上。

这一套东西一直在强烈的运转着,然后也在影响着世界其他地方的人。

这样一种体制一旦运转起来之后,第一,影响力很强,第二,有一种莫名的攻击性、侵略性。


问:确实,美国好莱坞的很多电影,都有着非常强的个人色彩,自我元素,或是英雄主义,蜘蛛侠,超人等等,包括很多故事片里,也有很强的自我元素。

C:相当强的自我元素,所谓一种给人赋能的感觉。

啥叫赋能?就是唤起别人的自我,让那个人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叫做赋能。

这是西方经常做的事情,包括很多西方有影响力的人物,在影响年轻一代,都是要给TA赋能,就是去唤起这样一个自我,能够让TA对自我产生一个好的反应/感觉。

但却意识不到这样一个社会,它所呈现出那种非常强的侵略性,躁动性。

因为自我本身就是混乱、失序,就是暴力;它不需要唤起任何暴力,它本身就是暴力。


问:西方在几百年前的殖民扩张,包括现在西方文化在全球的蔓延,这种政治经济制度在全球的扩张和复制,也都是这种侵略性的表现。

C:换汤没换药,药还是那种。

之前直接侵略,现在先把这套资本主义制度弄到全球去,搞一个什么全球化,然后再玩这些心机,还是那套侵略。

经济全球化压根和全球化没有关系,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幻象里面,哪有全球化?

其实,就是通过钱这种方式,让这些自我能够蔓延到全球去,能够让这些自我更大的扩张。在他们自己的土地上矛盾重重,通过向外扩张,弱化矛盾,很爽。咱们得去观察这种爽的感觉。

所以,列位,这些东西有意思吗?这些人真的能够获得平静吗?

当自我存在的时候,大脑一片混乱,各种的精神挑战。

我们需要觉察到自我这种暴力,暴力本身就是影响,影响本身就是暴力,对不对?





问:我们刚才聊的这段,信息量还是很大的,其中一句话就能展开很多内容。说到这,脑海当中浮现的是这样一个问题——

你观察到的这些事实,其他人观察到了吗?

C:如果真的看到这些东西,整个东方的文化,东方的举动就完全不一样了,对不对?

列位,咱们在观察这一切,不是站在东方视角,更不是站在西方视角,而是从内心本身来看。
东方社会如果能够走出自己的幻象,走出自己的这些魔障、这些想法构建的意识形态,才能看清楚这些问题。

否则东方的人通过东方的意识形态来进行自我投射,看不到这些东西,只会被这些自我们更强的影响着,所以会有那么多人亲美。



问:在东方社会,有相当的一部分人认为民主是好的,人们可能会比较,认为在民主制度里面,至少我还可以投票。

C:你投票不投票,它都是一个游戏规则,能够真正对应着什么?

你看,很多人去渴望西方的民主,是希望能够通过西方的民主——另外一种扭曲——把自己从当前这种社会扭曲中解救出来。

从一种扭曲跑到另外一种扭曲,结果还是扭曲。

一个真正严肃对待自己人生,对待世界的人,TA会问自己,我能否走出所有的扭曲?

而不是通过一种扭曲,来逃避另外一种扭曲,来实现所谓的短暂的情绪稳定,这样的一生充满了挣扎。

你看,人这么活着,TA会有各种的逃避,通过一种扭曲,来逃避另一种扭曲。

当那种新的逃避,不管用后,又出现问题之后,人又会构建新的扭曲来逃避,不断的进行下去。

而民主这样一种幻象,也只是各种逃避中的一种自我欺骗,这完全是自我欺骗。





问:听你这么说的话,突然有一种无奈的感觉。人类在群体治理上,探索了好几千年,摸索出的这两套主流的政治体制,都是扭曲,都有问题的。我们该怎么办呢?

C:在回答这样一个问题之前,每个人得先问问自己,你是否真正看到了这些扭曲,还是只是听到讲话者说它们是扭曲的。

你是否感知到了这些扭曲?当你真的感知到的这些扭曲的时候,我想你已经有了答案。


看清这一切意味着你得观察,观察你自己的内心状态,当你完全懂得自己的时候,这一切都自然明了。
无论是东方的社会体制,还是西方的社会体制,能够出现这两种意识形态,意味着是两种极端,人类总爱走极端。
只要在想法上折腾,人类总是要么去这头,要么去那头,没法让想法适得其所。
群体管理需要相当强的智慧,需要相当强的觉,让想法适得其所,让制度适得其所。

但你要看到现实情况是,无论哪种管理方式和构架,它都是一个权力构架。权力意味着权威,权力意味着可以控制、支使、差使别人。


这样一个制度,只要人上位,人上到那个位置,就非常容易跟那个位置所对应的权力等同起来。
什么叫等同?就是那些权利变成了TA自我的一部分。

能够做到跟这些权力不等同,不是嘴上说说,我要自觉,而是需要一个人大量的冥想,需要一个人透彻理解内心,才可以做到不跟任何等同,也包括权力。

但你想,那些被放在权力构架里面,那些被放在权力位置上的人,他们每天在忙什么?

忙着在爬游戏阶梯,哪有时间去冥想?

他们兴趣不在内心探索上,不在理解内心、理解世界上,他们只顾着自己那点小的利益,还是自我那一套在运转着。

所以,这样一个社会构架,无论是东方西方,只要有权力构架,只要人有自我,腐败一定产生,它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因为人的内心极其容易腐败,一点点小的事情都会产生执着。

所以,如果所有人都能看到这一切,这个社会才会变化,真正的变化。

不是从一种制度变成另外一个制度,从一个朝代变成另外一个朝代,换汤不换药。



问:这些事情在这个世界上每时每刻发生着,很多人看不清楚,就在其中浑浑噩噩的玩这个游戏。

那你现在看清楚了,你的感受是什么呢?无可奈何还是义愤填膺?还是什么样?

C:当一个人能够看到这一切是无可奈何的时候,这个人解脱了,这个人自由了,TA不再活在这些意识形态里面,TA的内心自由了。

问:也没有气愤?

C:没有气愤。

问:也没有愤怒?

C:愤怒是一种反应,反应意味着是另外一个陷阱,一个套路。

当你能够看见这一切,你就知道这是无可奈何的地方。如果每个人自己不向内探索,不去改变,别人帮不了你。

这种无可奈何对应的是,你作为看清的那一方,解脱了,你自由了。


你可以去自由的做任何事情,不是因为你的自我,而是你内心没有冲突,没有幻象,也不再空掷自己的能量。
不再让这些能量通过这些体制的冲突、内心的冲突耗散掉。

当你有充足能量的时候,那个人如果是你的话,你就知道该如何去做事情,做什么。

这个世界无法通过任何外部手段来真正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只能是每个人向内探索获得清晰感。

看清。

看清才会有即刻的行动,这个世界才会真正的变样。

否则所谓的民主,所谓的体制,都是一些想法上的伎俩。





问:刚才这番对话,谈到了很多东西,从东方到西方,但是说到底,话说回来,又回到了每个人的这一刻。

看清了外部世界的这些幻象,最终还是回到一个人的内心世界。内心世界能不能真的获得一种清晰?能不能真的实现一种彻底的转化。

C:不再过一个二手的人生。

什么是二手的?当一个人的意识中全是各种影响的时候,这个人本身就是二手的。

能否不再过一个二手的人生?

无论你跟谁在一起,你能否内心里面完全一个人,不再受到这些影响,当你没有受到影响的时候,你才有可能看清这一切。

当你看清的时候,啥毛病也没有,啥问题也没有。

一个崭新的社会,必须诞生在一个新的维度。当前维度是不可能的事情,希望每个人能够看清这一点。


问:好,谈到这儿,这期节目也就差不多了。

从东到西,从古到今,从人类的整体最终回到每个人的自己。

C:希望咱们能够一起去观察内心,从整体观察一切,一切很明了。

这里没有那么多细节,当你从整体着眼,再去看细节的时候,你不会看走眼。

但如果你一开始完全陷入各种细节里面,恐怕你很难看到整体。

问:好,这就是咱们这一期的空谈,非常感谢大家的收听,咱们下期再会。

C: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民主和自由》  )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