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今天来聊聊,为什么人只能在关系中认识自己。

内容如下——



关系 & 认识自己


问:为什么人只有从关系中才能认识自己?克里希那穆提的这句话,是指什么呢?

C:首先,我们得看看,为什么我们会有这样一个疑问?即便这句话说得很简单,这个疑问是来自于文字本身吗?

当我们听到「关系」这两个字的时候,我们立刻从记忆中调取了关于「关系」这两个字,我们自己的理解。

我们即刻把已知投射到这个词上,基于这种投射,去理解,发现理解不通,产生了困惑。

我们需要去观察这种对文字的反应。这个瞬间非常得快,非常得细微。

当我们被这样一个对文字的反应所劫持的时候,困惑也就来了。





去理解「关系」这两个字,我们能否跳出「我」的视角来看,什么是关系。

你看,我们一提到关系,在中文语境下,就是各种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亲人的关系,爱人的关系,同事、同学、同僚,各种的关系……这是我们常常理解的关系。

你看,在这样一个概念中,「我」无处不在,自我无处不在。

尽管没有明说,但我们每次想到「关系」这个概念的时候,这个「我」的概念在意识中默默地运行着。

这是我们绝大多数人所理解的「关系」,这个关系对应着无数的自我,无数的分裂,这并非我们要谈的那种关系,“从那种关系中看清自己”的那种关系。

这里可能很多人开始好奇了,究竟克里希那穆提所说的关系,或者说我们在内心中,能让我们看清自己的那种关系,究竟是什么?


这里我们抛掉所有的自我元素,去看内心世界,看整个神经系统,去看人与人之间的交互。

这里说的「人」是一个生命个体,它不是一个概念,一个自我的概念,而是人的整个神经系统之间的交互,也就是神经元层面的交互,即互动。

如果去掉「我」这个概念,那一个人的互动和两个人的互动有差别吗?

两个人的交互和一个人在其神经系统里面,各种想法、思绪的互动、运转,究竟有没有差别?

从神经元的交互本质上看,一个人和两个人有差别吗?

换句话说,外在差别,我们能找出很多很多,但本质上有差别吗?

一个人的想法也是多组不同的回路在运转着,这些回路之间也有交叉和反应,所谓的互动。



问:就拿此刻的交互来说,两个人的神经元在互动,一团装在Cico的大脑里,一团装在Joyce的大脑里;

我们透过这个躯壳在互动,如果这个躯壳是无形的,那本质上都是神经元之间的一个交互。

C:当我们脑子里面没有「你」「我」这个概念的时候,躯壳所分出的两个系统,在这样一种互动中,就没有了差别。

所以,你会发现,我们整个神经系统的互动,无论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当没有「我」这个概念来做区分/分割的时候,它跟一个人的互动是没有本质差别的。

可能会存在一些所谓的不同的外在形式、表现、行为。

但从本质上讲,都是神经元的互动。

这种神经元的唤起,并产生各种反应的过程,其实就是一个关系建立的过程。

它既可以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也可以是人和物的关系。

这里说的「人」还是肉体躯壳的人,一个完整的生命体,而不是两个自我、即两组画面之间的关系。

只要大脑/整个神经系统对某物产生画面,这都是神经回路的唤起,并形成反应,带来各种的情绪、感受等等,这些都是关系的生成。

或许你发现了,这个关系比我们常常想到的关系更加的细微,完全没有「我」这个概念在搞破坏、搞分裂、搅局。

只有一个人能够放下自我的时候,才能发现这种关系,才能从这种关系中,来看清自己。
当你看清自己之后,你才可以放下自我。
你看,这又是个循环,没有先,没有后。




问:从神经元层面去理解这个关系,怎么就能让一个人看清自己呢?

就是说,看清自己的神经元是怎么被唤起的?

比如说,看到一个东西或一个人,去观察自己脑海当中的活动和反应,是指这个过程吗?

C:可以这么说。

比如说,一个人正好路过一个卖车的地方,看到一辆豪车,这时候TA正在跟那个车发生一个关系——这话容易产生误解(笑)。

但的确是正在生成关系,“哎呀,我想拥有这样一辆车”。

你看,欲望升起了。

那个人如果能够觉察的话,TA从这样一个关系中发现了自己,“哦,我有这个欲望,这个人有这个欲望”,这也是觉察。

所以,你看,我们从关系中认识自己,意味着我们要去观察非常细微的各种神经元层面的互动。

无论是跟人跟物——那都是一些不重要的宾语——从这样一种神经元的唤起、生成到产生反应,一个人能否觉察这个过程的发生?

更加的底层,更加的细微。



问:那这个「关系」说的是一个人的神经系统每时每刻和外界的交互。

然后在交互过程当中,神经元的被唤起,然后反应、联想、各种活动。

在这种对内心活动的观察当中,一个人在了解自己,这个自己,也就是整个神经系统的运作。

C:没错。

另外一点,还要提防语言所带来的误解。

咱们说到这些非常底层的、非常细微的神经层面的互动的时候,大家可能会有个印象,“这东西非常小,哦,我得看这么小,才能看到这东西”,这是你的想象,理解错了。

要能观察到这些细微的东西,你必须从整体上看内心,这是非常反直觉的地方。

这些东西看似细微,但你只有整体观察内心,才能看到它。





问:你说的「整体观察内心」是指什么呢?

C:整体意味着不被任何的想法/概念所劫持。

你看,自我,不用说了,是各种概念的集合。

当你有「我」运行的时候,你发现不了这些东西,你根本就无法去觉察这些关系。

因为你还想着,你和那个朋友的关系,那个关系不是这个关系。

意味着人一旦被想法劫持,TA的思维、整个的观察是非常局部的。

而一个人一旦活在局部中,被这个局部所框限的时候,TA无法整体观察内心。

无法整体观察内心,就无法去看到这些细微的神经层面的互动。

你看,当说到细微的时候,可能又会给大家带来一种局部的概念,这种局部的印象。你看,语言都是罪。



问:你刚才说局部和整体的时候,Joyce的脑海当中浮现出了这么一个画面:

好比在一个屋子里,有一些人,也有各种的摆设,你可能在和某个人聊天,但也要保持对整个屋子的觉察。

当你完全陷入和某个人的聊天当中,周围什么你都关注不到了。

这个对应到大脑当中,如果你过分地和某些想法交互,你就坠入了这些想法当中,你也完全顾及不上周围其他的东西了。

C:没错,这意味着一个人无论是跟其他人交互,还是跟周围任何事物这种神经层面的交互,要能觉察,意味着是全然的关注。

比如说,跟人交互,全然地听,全然地说,不进去,不被带跑。

看周围的事物也是如此,全然的去看,观察。这都是整体的观察,不被任何想法劫持的观察。





问:说到这,有这么一个感慨,原来,人只有在关系中,才能认识自己,指的是这么细微但又整体的层面,Cico是怎么观察到这些的呢?

C:这个跟Cico怎么有这样一个认知/感知没有关系,而是问问每个人自己——

你真的冥想了吗?
你真的放掉任何权威了吗?

能否不把克当你的权威,也不把Cico当你的权威,而是自己全然去观察,甚至你不需要在这里去研究什么是关系,等等等等。

而是你是否真正全然的观察你自己,观察周围的一切,观察你的内心?

在那种观察中,如果你真的做的话,你自然能够获得一种清晰。

当一个人有这样一种清晰的时候,无论是看克的书,还是在听Cico在讲,你就知道他们在说什么;

意味着你自己能够获得这种清晰感,是听懂他们说话的前提,而不是他们能够告诉你什么是清晰。



问:那你说的这个,就有点无可奈何,就是说,没观察到之前听不懂,观察到了才能听懂,但听懂的时候,其实一个人已经观察到了,在这里获得的只是一种印证。

C:所以为什么咱们在交流的时候,一定要超越语言,去观察。

当你观察到了,你听不听,你都知道;但若观察不到,你怎么听,可能都是误解。

这再次强调了每个人自己去做的重要性。这里不能多说哈,没有你想得那么难,但只要你不做,一切都很难。

问:好,关于这个关系,咱们就聊得差不多了,从细微层面到整体,都说到了。非常高兴和大家一起探索一个新的话题。咱们下期再会。

C: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在关系中认识自己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