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欢迎加入空谈,今天我们来谈谈控制,一个对冥想和生活都有诸多影响的话题。

内容如下——





不断回到呼吸上来,是否在控制,差别在哪里


问:在冥想的时候,我们让觉察一直都在,当有想法浮现的时候,意识到它的出现,但是不和想法交互,还是回到呼吸上来,在这种放松自然的状态下,去感受呼吸。

冥想,是让内心放下控制,那不断回到呼吸上来,这是一种控制吗?

C:首先咱们得觉察语言所带来的问题,当用语言把这个问题描述出来,我们无法就语言本身回答这个问题,因为毫无意义,语言只是一些符号。

当我们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们得问问自己:

我实际在冥想中是怎么做的?

而不是通过这句话本身来回答,是或不是控制。


不断的回到呼吸上来,主语是谁?

(读到这的朋友,可以暂停片刻,亲自去感受一下)



是不是整个机体,整个身体,整个生命体?

还是我,那个自我?

当我们在感受呼吸、觉察呼吸的时候,我那个画面究竟还在不在?

你是否已经放掉任何的画面/图像只是去感受呼吸,当想法出现的时候,你的觉察即刻让整个机体又回到了呼吸上来。

语言的描述十分有限,但如果是这样来感受呼吸、观察呼吸、回到呼吸,当我不存在的时候,怎么会有控制呢?

我们得检查一下,冥想是不是这么做的?我是不是还在?

若是我要回到呼吸上来,通过想法让身体回到呼吸上来,这是控制。

Cico告诉过我,我应该回到呼吸上来,然后我就回到呼吸上来,这是控制。

因为你没有搞清楚为什么要回到呼吸上来?你只记得有个人告诉过你,应该回到呼吸上来。

从这一点想想你的生活,有多少应该是的画面——

哦,谁告诉我应该这么做;哦,我从小被教育应该那么做,不应该这么做,这是赤裸裸的控制,你有没有发现?

当你在做呼吸冥想的时候,没有任何应该是的画面,也没有不应该是的画面,而只是回到呼吸上来。





当我看到了大脑被想法带跑,所带来的各种的问题、挑战,知道这样一个走神的过程,在我的生活中会反复的出现,所带来的各种精神挑战,各种生活问题;

这时候,我深刻知道在做呼吸冥想的过程中,让整个身体、机体不断的回到呼吸上来的重要性。

当整个身体感到回到呼吸上来的重要性的时候,它自然的回到了呼吸上来。

就好比你饿的时候,你就会去吃饭,你不需要让别人告诉你,你饿了,你饿了你就感受到了。

这种即刻的行动,不是根据某个画面,根据某个应该是的画面,应该不是的画面,根据某个要求来做。

当一个人根据某个画面应该是、不应该是,根据某些要求,那TA所产生的行为必然是一种控制;因为TA没有意识到为什么要这么做,而只是跟着别人,跟着某些要求,跟着某些权威这么做。

所以,为什么呼吸冥想只是冥想中一个极小的部分,我们应该去理解什么是冥想,去理解各种各样技术后面的本质,而不是根据某些要求,根据某个权威所说的,根据某本书、某个人所说的,来做这个、做那个,那充满了控制。

因为当一个内心被各种「应该是」、「不应该是」的画面所劫持的时候,这个内心的自我依然高度活跃着,那这就是控制。





所以你看,语言怎么说是一回事,你怎么做是另外一回事,跟语言没关系。

很多人听到这句话,不断的回到呼吸上来,TA既可能充满控制的去做这个事情;

也可能是没有任何的控制,来完成这样一个状态的转变,但语言都是一句话。

所以你看,语言不能代表啥,每个人需要自己检查自己,去看看有没有真正的控制。

问:语言不重要,重要的是每个人有没有观察到内心的规律。

当一个人内心是清晰的,TA能把这种清晰投射到这句话上;当一个人内心是困惑的,TA会把这种困惑投射到同样一句话上。

C:没错。





内心能否没有任何控制


C:你看,从回到呼吸这样一个小的细节来看控制,你会发现里面已有很多内容。

再看生活中,我们有多少「应该是」的方面,「不应该是」的画面?

我们从小就被灌输,你该做这个,你不应该做那个,你有没有发现你的生活充满了各种的控制?

这样一个充满控制的生活,内心总是躁动的,总是不停歇,总是各种的活跃,各种的嚣张。





内心为什么会如此的躁动?

按理说,我们去控制,希望能够让内心有秩序,让一切有秩序。但为什么这种控制反而会增加更多的混乱,更多的躁动?

「控制」这个词会带来很大的误解。因为我们在不同场景下,都会使用控制。

整个世界的外部秩序需要一定的控制,可以说控制有它的位置。

比如必要的法律法规,合理的制度,来确保整个社会所有人,能够按照一定的秩序来生活,不给这个世界带来过多的、没有必要的冲突。

如果这个世界不控制,那这个世界会变得更加混乱。

外部世界秩序的构建,需要一定的控制,但我们人类却把外部控制带入到了内心领域,内心层面的控制。

我们可曾问自己,能否过一种内心没有控制的生活?
这不代表你为所欲为,而是能否让生活、让内心有一个绝对秩序。

在这样一个绝对秩序的指导下,内心平静,生活快乐,没有恐惧,没有幻象。





问:外部世界一定程度的控制,可能会带来一定的外部秩序,但为何内心里面的控制就会带来各种躁动?

C:我们在内心里面的控制,它都是想法层面的控制,我要做什么,我应该做什么,我不应该做什么,我不要做什么。

「我」这个概念总是跟控制在一起,我要控制。

你看,我们的生活里面有多少的场景,都是这些东西,各种的时间管理,也是各种的自我控制,我应该在几点做什么事情,我应该在几点干什么。

我们得看一看「我」控制谁,「我」所控制那个东西,跟「我」究竟有没有差别?

我控制的那个是不是还是自我?我被我自己控制,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我扰动,好比你的右手跟你的左手扳手腕,这种控制只会让你的内部产生更大的冲突。

在想法上,控制是一个非常方便的概念,非常符合直观的理解。但在事实层面,这种控制带来的问题是反直觉的,不符合想法的直观感觉,但它却是客观存在的。

我能否去过一种内心上没有任何控制的生活?

这不代表自我的无序蔓延,无序扩张,导致各种疯狂的行为,而是能否息止自我,让这一切的自我,让这一切的控制都结束?





问:这里谈到内心没有任何控制,那计划是控制吗?生活中,可能有些事情确实需要提前计划一下,怎么调和二者的关系?

C:你看,如果我非得说,我需要计划什么,可能迫于整个社会的规则,整个的社会环境,我可能需要去计划什么,那能否探讨有没有可能无我的做这些事情?

有没有可能在做这些计划的时候,不去唤醒自我,不去产生任何的控制因素,但你依然可以去执行这些计划,就玩这样一个所谓的游戏,你得试试看。

因为此刻,若我们去想象它,这种控制的场景是非常容易想象的,但我们能否去亲身的实践,去看一看有没有可能没有任何控制的去完成这些事情?

也就是说,有没有可能在无我的环境下,在无我的内心运作下,来完成这些事情。

问:以一种无我的心态,然后去玩处处都是自我的游戏?

C:这意味着一个人得彻底看清,彻底看清这一切,看清自我的危险,自我所带来的各种破坏,看清这个世界的无可奈何,让内心彻底打开,去尝试探索一种崭新的生活方式的可能性。

这种所谓的崭新的生活方式,是内心层面的,未必是你所谓的外界环境的改变,而是内心能否完全换一种活法?

你看,在这里语言探讨是非常有限的,想象也是极其有限的。

但内心在想法之外,广袤无垠,无边无量,也只有我们尝试去做,这是探索新的可能性的唯一路径,那就是去做,去试。





所以,你看,咱们在呼吸冥想里面去体会放下任何的控制,其实也是去体会放下自我,把各种的想法都晾在一边,去全然的感受呼吸。

在想法之外感受呼吸,觉察想法,不断的回到呼吸上来,没有应该是,也没有应该不是的画面,这整个过程是自然发生的。

这样一个状态的实现和转变,需要每个人去找自己的路径,去探寻可能性。

讲话者告诉你,这100%是可能的,但需要每个人独立的探索,不遵循任何的权威,向内观察,试试看。





控制 & 自我


C:你看,去体会控制还是不控制,最终还是归结于能否走出自我,熄灭自我,不让自我唤起。

否则在自我运行的时候,那种所谓的不控制,只不过是另外一种控制,另外一个陷阱罢了。

所有的控制都是围绕着自我。

你看,人活在自我当中的时候,各种的算计,各种的想法,都充满了各种的控制元素,各种的努着来,想要实现某个理想,实现什么目的,达到什么?

你能否看到,真真切切地看到,在自我当中各种的控制元素。

你看,人活在自我当中,也就是活在各种的画面当中,各种的应该是的画面,想要成为想,要实现想要,想要寻求,这意味着努着来,这意味着控制。





同样在呼吸冥想的过程中,我应该回到呼吸上来,它依然是个画面,要实现这个画面那就得控制,但这不是冥想。

冥想,是我能否放下所有的控制,我依然能够回到呼吸上来,这样的状态你无法想象,能想象的只是各种可以控制的场景,能想象的其实就是各种的控制。

你看,想象总是有局限的,相比这个无边无量的内心状态。

能否即刻停止想象,去亲自实践,去探索在内心这样一个无边无量的状态中,去探索一种可能性,它不可能想象,只有你亲自去做,亲自去尝试,方能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能否实现,所以不能回来。

所以,你看一个人一旦活在自我中,如果TA不控制,自我就会放纵;但一控制,自我就会混乱。

去冥想,实际上就是在问自己:
能否完全放下自我,来过一个简单清晰的人生?
当自我没有运行的时候,当内心没有被各种「应该是」的画面所劫持的时候,内心完全安住当下,没有寻求,没有想成为什么。
在这样的状态下,一切都有可能发生,也只有我们真正能放下自我,控制才不会发生,一切才会顺其自然。

内心才会有真正的绝对的秩序,让你平静、快乐,没有恐惧,也不会出什么乱子,根本不会出乱子。

但问题是你想象不到,只有你亲自这么做,你才会理解,今天我们究竟在谈什么。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控制 · 1》     《空谈 · 控制  · 2 》    《空谈 · 控制 · 3》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