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位曼谛的朋友,

今天和大家同步一个曼谛的进展。最近,曼谛在荷兰注册了一家面向全球的非盈利机构,希望能为禅与冥想的传播,提供新的助力。

这里和大家做个介绍——



问:过去两年,曼谛一直在以一种开放探索的心态,分享禅/正念/冥想,走到现在,机缘成熟了,这样一家机构诞生了。

Cico,能介绍一下,这是一个什么样的机构吗?

C:这个机构注册在荷兰的阿姆斯特丹,名字为Foundation Mindiverse Stichting。

Foundation是英文,通常翻译为基金会;

Mindiverse就是曼谛悟思的英文名称;

Stichting是荷兰语,意思也是基金会。

这是一家以分享、传播禅和冥想本质为使命的非盈利机构/组织。





问:怎么会想到成立这样一家机构呢?

C:在这样一个社会规则下,游戏规则下,个人能够做的事情其实是非常有限的。

过去两年,曼谛悟思既是以个人身份,也是以非个人身份,在传播禅和冥想的本质内容,也做了很多的尝试。

在中文世界,在英文世界,都在尝试不同的形式,经过一两年的发展和变化,觉得是时候成立一个在名义上是非个人的组织,希望能够助力于禅和冥想的本质传播,触及更多人。

你看,在整个世界的游戏规则,或者说社会规则下,大家也更容易信任一个所谓的组织,一个名号,而胜过一个个人。

既然是传播正念冥想,传播禅的本质,我们就要充分利用各种的方式、方法,来最大化地传播它,来最大化地能够触及每一个人,每一个心灵,希望能够借此来唤醒更多沉睡的心灵。

所以,才会考虑注册这样一个非盈利机构,也因为恰好Cico和Joyce目前暂时生活在荷兰,所以也利用当地社会的便利,来建立这样一个机构,希望我们都能够做一点真正有意义的事情,尽管一切皆空。





问:注册一个机构,都需要走一些流程和手续,那在荷兰注册这样一家机构,这个事情在操作过程中,有难度吗?

C:既然是套规则,那就要去熟悉它,去理解这些规则后面的初衷,意味着需要洞察整个社会,整个社会内人心的变化。

所以,难易不好说,在整个的建立过程中,确实需要花费一些精力去琢磨,去观察,去理解这些规则背后,去走出这些言语所带来的困惑和假象。

去理解这些规则,

为我们所用。

在这样一个建立的过程中,只要我们的初衷是完全向好的,那一切规则都可以超越,一切规则都可以适应、调整。


问:机构注册花了多长时间?

C:从想法的出现到决定建立这样一个机构,到执行起来,整整花了4个月时间。

问:4个月的时间,可以说不短,是注册这个机构真的需要等待这么长时间,还是这其中也有一些波折。

C:实际上,这个机构的注册行动起来,也就两周的时间,就能够完成所有的手续。

但成立这个机构的初衷,或者说使命,如何用文字表达出来,如何去准备好这些所谓的文字上的东西,如何去构架这样一个所谓的机构,这需要花一些时间。

所以,开始的一个月都是在构架这样一个机构的使命也罢,核心价值观也罢,等等等等。

另外,由于这是一个非盈利机构,所以机构的管理方是一个理事会(Board),这个理事会由三名成员组成,来负责整个基金会的运作,除了Cico本人,还有两位欧洲友人,愿意作为理事会的一员,来支持曼谛悟思的发展。

所以,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也有大量的沟通,让所有人能够在精神上准备好建立这样一个机构,这是无法强扭的事情,只能等待其自然发生,尽管我们会做很多的沟通交流。

问:毕竟成立一个机构,也对应着一些责任,所以每个人从遇到这个想法,到大脑整个调整过来,也需要一个时间。

C:因为所有人都没有这样一个注册机构的经历,这样一个事情,对所有人来说都是新的。

参与组建基金会的两位欧洲友人,他们对当地的规则比我们更加熟悉,也因此很容易陷入到当地规则所带来的各种反应中。

所以,能否跳出规则,能否看清规则,这需要每个人内心来调整,完全是一场正念冥想的练习。





问:能说一说这些助缘吗?在跨文化交互中,人和人能建立信任,一起做事,是很不容易的,这个过程当中你有什么观察吗?

C:这两位欧洲友人,一位是荷兰人,一位是西班牙人,结下这个缘分,也和曼谛这两年在荷兰的活动有关。

自从2018年年底,曼谛悟思在阿姆斯特丹开始举办各种英文的正念冥想活动,每周一场,在这两年的活动举办中,参与者们也跟曼谛悟思建立了一个很深的关系。

因为在那样一个活动中,所有人一起去探索内心的真相,探索内心的本质,无论TA是来自于西班牙,还是来自于荷兰,法国、英国、美国……

这一番探索,大家都会发现,哦,我们都是一样的,尽管可能使用不同的语言,完全不同的生活习惯习俗,那些都是外在的东西,内心里面完全一样。

所以,也非常感恩我们能够有这样一个长时间一起内心探索的过程,能够跟这些朋友结下一个非常深厚的情结。

这些朋友未必每天都跟我们在互动,但每次见面,大家都是敞开心扉去探索内心。也正是这样,这几位欧洲的朋友才跟曼谛悟思建立了一种深层次的信任。

在荷兰这样一个社会,一个非常典型或者不典型的西方社会,个人主义盛行,人与人的信任并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情。

每个人都带着一个自我在这个社会生活,当自我运行的时候,信任是没有可能的事情。

所以,能够有这样一个事情,这样一个机缘,让所有人放下自我,来探索内心,也恰好能够建立一个真正意义上人与人的关系。

正是这样,曼谛悟思才能有机会跟这些朋友一起建立这样一个非盈利机构,来把这个事情逐渐做大,打开局面,触及更多人。





问:这个过程是自然展开的,刚开始的时候,大家只是在一起参加活动,在一起交流探讨,正是在这种长期的交互当中,大家互相了解。

C:所以在去年10月份,基金会的建立才逐渐走上日程。包括这两位欧洲朋友在内,还有很多助缘,包括其中一位欧洲友人的亲戚,是一名律师,他为基金会的成立提供了大量的咨询,而且都是免费的。

后来,这位律师朋友又介绍了他的一位朋友,是一位公证律师,来帮助完成注册这家基金会。

在这整个过程中,阿姆斯特丹市政厅也给予了很多帮助,所以,你看这样一个机构的成立,其实有很多人推了一把。

问:大家还是看到了这份事业的价值,所以愿意搭把手。

C:是的。因为做这样一个事情,它没有任何个人利益的考量,帮助建立机构的欧洲友人,他们也都是多年的冥想者,也都在感受内心的规律。他们也知道这个东西是多么有价值,多么切实际,也多么反直觉。





问:刚才你提到一个词,叫个人利益,成立这样一个机构,没有任何的个人利益吗?这是一家非盈利的机构,曼谛赋予它的使命或愿景是什么呢?

C:注册这样一个机构,的确有利益,但这个利益是所有人的利益,整个社会的利益,整个世界的利益,人类的利益,自然的利益;这一切的利益,但跟个人利益无关,或者说这是公共利益和个人利益的合一,那就是利益。

这个基金会的使命,如果咱们用文字来描述,同时大家需要超越文字,那就是——

帮助更多人来获得对人生的清晰,也就是通过冥想,通过向内观察,来彻底理解自性。

当每个人都能这么做的时候,这个社会、这个世界才会发生真正的彻变。

但向内探索是一个非常个人的事情,需要每个人自己独立进行,这个机构无法替代你。

咱们能做的事情就是传播分享,助每个人一臂之力,来获得对人生、对自己存在的意义的清晰认识。

当我们人生是清晰的,没有困惑的时候,啥毛病也没有,啥问题也没有,清晰传递清晰,清晰带来清晰。

如果每个人都清晰,这个社会就是清晰的,每个人的内心都是社会内心的一部分,所以,这就是传播禅和冥想最根本的使命。

活得明白,活得简单,活得自由自在,够了。





问:说到这里,这样一个问题浮现出来。

谈到基金会的使命和初心,都是很美好的,那现实当中,怎么让机构可持续地运转下去?

这个过程当中一定是需要人力、财力、物力,在这个人世间真实的游戏场里,怎么让这个事情运转下去呢?可能还需要更多的助缘。

C:希望每一个人、每一个听众都可以变成助缘的一部分。

这个机构的运转,需要资源,包括人力、物力、财力,它们都是资源。在这样一个阶段,也就是基金会刚刚成立的阶段,的确有很多事情也不确定,也未知。

那我们就待在未知好了,去尝试,去做。

去传播这样一个事情,仅靠几个人来做,是不现实,也需要有更多的人来参与,来共同找办法,为基金会的发展争取更多的资源,包括人力、物力、财力。


问:基金会成立后,下一步要做什么?

C:未来一段时间,都还是基金会的启动阶段。可能会去考虑如何来进行全球募捐,能够为这样一个事情筹集一些款项。

然后,看看能否借用这个机构之名,把这样一个开放网络运作起来,能够让更多人参与进来,共同去做这样一件事情。

同时呢,继续开展线上线下的活动,继续跟大家交流,探索内心的规律。

继续提供纯净的、本质的内容,为每个人的内心探索助一臂之力。目前一切都是在尝试中,也希望这件事情能够在众多人的帮助下,有所发展。

如果想跟我们一起做些事情的朋友,可以关注曼谛的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也可以访问基金会的主页,https://mindiverse.foundation (大陆地区需用代理)。





问:好,说到这里,这期节目也快接近尾声了。

最后一个问题是,这个事业是从零开始,每一天都是未知,每一天都是和所谓的不确定同行,在这个过程当中,你的心态是怎么样的?

C:首先一个人得看清什么是不确定性,究竟是现实情况对应的人心不确定,还是你的想法不确定?

很多时候,人的想法的不确定性,所投射出来的不确定性,是一种错觉,来掩盖了我们真实环境的各种不确定性,跟想法无关。

去做这样一个事情,或无论你做任何的事情,你能否去掉任何想法上的不确定性,这样你才可以真正的拥抱未知。

如果一个人想法上不确定,那TA被这种想法的幻象所劫持,那跟现实无关。


所以,无论做什么事情,
我们能否明心见性,
能否彻底的理解自己,看清自己?
能否把这样一场人生,
这么短暂的几十年,
当做一场彻彻底底的冥想。

当内心不再被想法所带跑,不再被想法的那种确定或者不确定所迷惑的时候,这样一个内心非常的清晰,非常的透彻,没有困惑,也只有这样一个内心,才能够面对人生中的未知,这本身才是真正的冥想。

无论大家生活在哪里,哪个地方,哪个国家,也希望大家都能够把明心见性作为生活的兴趣,人生的兴趣。

无论我们是否见过面,只要我们都能够明心见性,我们都在传播内心的真相,传播禅与冥想。


问:好,那关于曼谛基金会成立的事情,就聊到这,若有朋友想和曼谛一起同行,欢迎通过公众号、网站、邮箱和曼谛联系,看看我们能一起做些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的。

C:一切都需要每个人亲自去拓荒。

问:好,这就是本期的空谈,咱们下期再会。

C:下期再会。


(收听节目音频,亦可转至微信公众号Mindiverse的页面 —— 《空谈 · 曼谛基金会成立初心及助缘》



Cico,曼谛悟思创始人;洞悉中西方现实,涉猎数学、计算机、生物、人工智能、神经科学、哲学和认知领域;以简单、质朴的中英文,阐释内心本质即禅的精髓。看清即平静,看清即行动。